DSL

微博@D-805程溟曜
汤不热@melaniedianahe

【Thjon】暖洋窃走的凛冬-6(NC17/ABO设定)

标题:暖洋窃走的凛冬

原作:Game of Thrones (TV)/原著仅作参考

配对:Jon Snow/Theon Greyjoy(斜线有意义)

分级:NC17,ABO设定

警告:文中有QJ情节的暗示,男性生子,PTSD,主要人物死亡,其他的以后想到再补充。

 


 

 




Notes:因为是以TV为基础的,席恩和原著向的席恩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可能给人感觉更脆弱惹人怜爱一点,内心吐槽没那么多,但他也在慢慢恢复中。简单概括一下这章内容:1. 追女孩子要学会跳舞,追男孩子也一样  2. 有一种冷,叫男朋友觉得你冷。 3. 第二天,维斯特洛大陆各大报纸头条《新任北境之王追求铁群岛王子,是丧心病狂还是利益驱使?》

刚发出去瞬间被屏蔽(。)敏感部分走图链。

 






 

 

Alpha好闻的味道飘入他的鼻翼,席恩满足地叹了口气,意识到琼恩也可能闻到了他的味道,但仍然什么也没做。他偷偷地抬眼向上看,发现琼恩已经闭上了眼。一丝微笑浮现在席恩的嘴角,他小心翼翼地凑过去,在上面印下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Chapter 6. 神木林的梦

 

“别挡道,葛雷乔伊,我要去找罗柏。”

 

“一个半吊子教另一个半吊子?凯塔林夫人会怒火中烧的。”

 

“和这没关系。不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你教我,到时候我可以在晚餐的时候去校场练剑。”

 

“这也不是我要求的,行吗?史塔克大人要你在宴会之前学会几个简单的步伐,好让你不会在卡史塔克大人和他女儿面前出丑,除非你让你父亲收回成命,我乐意至极。”

 

琼恩这次没反驳席恩,他一开始显得怒气冲冲而且极不情愿,现在则是看上去更愁眉苦脸了。

 

不过就算琼恩冷着一张脸也掩饰不了他面目清秀的外表。尽管他现在才12岁,史塔克家典型的深色头发和眼瞳让他看上去完全是艾德·史塔克的孩子,席恩总觉得他的外表有那么一点点像南方人,他的头发天生带着卷,皮肤比北境人都要略微偏白一些,他的体格也不像罗柏那么强壮,当然也有可能是他年纪尚小,除此之外他都是个彻彻底底的北方人了——使起剑来绝对有力,据罗德利克爵士说他的骑术也颇有天赋,虽然他才刚刚拥有自己的第一匹马。

 

“好吧,你要教多长时间?”琼恩不耐烦地问。

 

“直到你学会为止。”席恩露出个微笑。事实上他觉得自己教上不到一个小时就足矣了,他有意让语气听上去他好像要教上半个月似的,他想看琼恩一脸愤恨又不得不听话的样子——还有试图和他协商的模样。惹私生子不高兴太过容易了,后一部分更有趣些。

 

果不其然,琼恩又在怒视着他,“我和罗德利克爵士说好了,一会儿就去找他练长枪。”

 

“你明知道史塔克大人最近两天只要你学会跳舞就行,这可不是我的问题。”席恩冲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走近些,“拿罗德利克爵士说事对我没用。”

 

琼恩站在原地没动,席恩忍住没有在他面前翻白眼。诸神啊,为什么这个私生子像一头牛那样固执?

 

“我会跳舞。”黑头发的私生子做着最后的挣扎。

 

“所有人都会跳舞,我要教你的不是集体舞,是让你能够和亚丽·卡史塔克单独跳一段的舞步。”席恩走到他眼前低头看着他,“现在,把那棵哨兵树当成一位女士,然后照我说的那样做,明白吗?”

 

此时此刻他们正站在神木林的一颗哨兵树旁,席恩绝对不会去其他人多的地方教这个私生子,首先临冬城本身没几处僻静地方,其次他可不想被史塔克其他几个小孩子围着看,再者他敢保证琼恩绝对也不想站在人多的地方被他教跳舞。私生子可怜的自尊心。他有时候会看到琼恩坐在这棵哨兵树的树根打盹,琢磨着这里大概能让他稍微放松一点。

 

琼恩还在挣扎,席恩突然觉得自己有了足够的耐心等待。他歪着头盯着琼恩,后者略微撅起嘴仿佛在天人交战,最后琼恩屈服了,站到哨兵树旁边,双手垂在身体两侧。

 

“举起你的右手抬到胸口的位置,那个小姑娘就会把手放在你的手掌上,开始时你要向右侧转身向她俯身行礼,面带微笑,别一副拒人千里的样子。”席恩说。

 

然后琼恩——唉,他干嘛还要费这个劲呢?琼恩理所当然地僵硬地抬起手,转过身,快速弯了下腰就直起来站好,席恩拍了下自己的脑门,觉得自己早该知道琼恩不可能配合得太好。

 

“太僵硬了,你在到底在干嘛?俯身的时候应该向前伸出右脚,你的样子仿佛面对的是罗德利克!”

 

说完席恩就被自己的比喻逗笑了,他还真的在脑海里想了一下罗德利克站在琼恩旁边、等着和他跳舞的样子。琼恩的样子看上去也像是在想象这个画面,虽然他想笑出来的时候及时掩饰了过去,但这没逃出席恩的眼睛。

 

“你一开始就没说清楚动作,问题在你,葛雷乔伊。”琼恩皱着眉反驳他,席恩更想看看他大笑起来是什么样。

 

“好吧,看来你和树是跳不成了。”席恩插着腰思考,然后他走到琼恩的旁边,动作优雅地——起码他是这么认为——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琼恩瞪着他好像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席恩只好说:“把手放上来。”他发现琼恩一动未动时耐着性子解释,“我来给你跳一遍你就懂了。”

 

“不,凭什么我要跳女步?”琼恩毫不犹豫地回绝了。

 

“因为我要做示范,闭嘴然后照我说的——”

 

“你可以跳女步的同时指导我怎么跳男步,否则我宁可和哨兵树跳。”琼恩威胁道。

 

席恩的笑容僵在嘴角,然后他把手垂下,瞪视着眼前的矮个子。他可真是个烦人的私生子,他就是在故意找我的麻烦。席恩气恼地想着,琼恩从始至终都没在配合他,他甚至从那家伙的脸上看到了洋洋得意。他们俩从没太好好相处过,能作出的最大让步是在十句之内不吵起来或者打起来。我作为铁群岛的继承人干嘛要顾及私生子的感受?席恩每次都这么想,显然琼恩想的内容和他一样激进,总之没给过他好脸看。

 

“或者我现在去找罗德利克爵士,今天到此为止。”琼恩又说。

 

这才是他的目的。席恩在心里恍然大悟,一般来讲琼恩不会主动找麻烦,他每次看到席恩都当作没看见。所以我更不能生气了,否则这个混蛋就赢了。想到这他挤出个微笑,不出作料琼恩的脸上出现了不解的表情。接着他从善如流地把琼恩拉到离树远一点的地方,站到他的左边,挑起眉毛眼神示意琼恩,“把你的右手抬起来。”

 

琼恩像看见异鬼似地看着他,似乎想不通席恩为什么突然同意了。他动作僵硬地抬起右手,被席恩猝不及防地打了一下手心后瞪着眼睛,“葛雷乔伊——!”

 

“太难看了,重做。”席恩做了一遍邀请的动作,更为优雅和漂亮的抬手。

 

琼恩翻了个白眼,但还是按他说的照做了,比前两次都要好很多,尽管他仍然一脸吃了腐肉的表情。当席恩要求他做到第六遍的时候,他已经做得有模有样了。

 

“很好。”席恩说,动作流畅地把手放在琼恩的手掌上,等他做完后才后知后觉得很不对劲,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如此轻松毫无顾忌地接受了跳女步的义务,还是因为他看到了琼恩一脸不舒服的表情才反应过来。但他仍然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转身向我行礼。”

 

这次琼恩什么也没说,也没有肢体抗议地照做了。席恩回想着以前和他跳舞的女孩子是怎么回应的,也有模有样地伸出左脚快速作了个回礼,琼恩直起身体时抬眼看着他,然后两个人前所未有地默契地避开彼此的眼睛,哪怕刚才琼恩做的动作不够规范,他也懒得纠正了。

 

“先迈出右脚然后踢一下左脚,接着是踢右脚,向前挪动脚步两下后,抬右脚和左脚向反方向各踢一下。”女步和男步正好是相反的,席恩一边说一边想着女步的跳法,最后却手忙脚乱地走了两遍左脚,琼恩笨拙的样子他没捕捉到,反而看到私生子在他旁边强忍的憋笑模样。

 

“我可以稍微慢一点。”琼恩提议道,样子诚恳得像是完全在为席恩着想似的。

 

“闭嘴吧。”席恩冷着脸说,琼恩这次罕见得没有回嘴。

 

他们又重新来了几遍,琼恩的动作很笨拙,然而席恩也没好到哪去,但每次跳完他都像自己没跳过似的指着琼恩的错误,告诉他抬脚不要太高、点脚要轻、步子不要过大,不然女孩子可能会跟不上。

 

琼恩百无聊赖地听他讲完,耸了下肩膀,“是女孩子跟不上还是你跟不上?”

 

“当然是女孩子——妈的!”席恩咒骂道,他把琼恩的手一甩,怒气冲冲地走到琼恩的右侧,一把抓住他的手退回到原位,“睁大眼睛给我看清楚了,别再跳得像个笨头鹅似的。”

 

他也不等琼恩反驳,拽着他的手向他行礼,然后动作轻盈而优雅地重复了一遍男步。琼恩一直被他抓着手,想抽回来又没有席恩那么大的力气,只好在席恩旁边跟着走了一个来回,看着席恩回到原处时原地转了个圈,接着绕着琼恩跳着转了第二个圈,最后停下来瞪着他,“懂了吗?”

 

琼恩的黑眼睛目不转睛地直视着席恩,最后点了点头。

 

“好。”席恩眯起眼满意地点了下头。他现在懒得管私生子是不是赢了这次无声的较量,他只想赶紧把琼恩教完。从一开始答应琼恩自己跳女步就是个错误。“你来一遍。别想让我跳女步了,没门。”

 

琼恩按着他的顺序来了一遍。席恩觉得不解气,又要他跳了三遍后才勉强同意他“跳得像个人样”,琼恩听了这评价用“自己跳得不好还乱教别人”回敬,被席恩搬出来罗柏“示范一下就知道怎么跳了”的进程回击过去。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琼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立刻蔫了,仿佛席恩搬出来的罗柏打击到他的自尊心还是什么。有那么一瞬间席恩觉得很不自在,他对琼恩没什么好脸色——因为琼恩是个无礼的私生子——但他懂这种感受。说到底,他和琼恩没什么两样,琼恩是私生子,凯特琳夫人厌恶他,而他在临冬城是人质。自从席恩过了13岁的命名日后,史塔克大人行刑时总命他递上“寒冰”,席恩看着那柄剑,知道如果某天父亲再次叛变,自己就会命丧于那把由瓦雷利亚钢打造而成的巨剑下。

 

但等到我回去的那天,就会有一个王国等着我继承。席恩安慰自己,并对此深信不疑。一个合格的继承者才不会揣测一个私生子的感受。他走到琼恩眼前,把他的两只手都拉起来,琼恩抬头看着他,一般情况下他会说些什么激怒琼恩,但席恩现在没那个心情了。

 

“你要抓着女孩的两只手,因为接下来是你们两个在原地转圈。”他难得好声好气地解释,并盯紧了琼恩的眼睛,没有移开,“你要看着她的眼睛仿佛你眼睛里只看得到她一个人,能理解吧?女孩子总是希望你这么看着她。”

 

“我甚至不知道亚丽·卡史塔克是谁。”琼恩嘀咕道,声音小得席恩差点没听见。

 

“管她是谁,这是一种礼数。”席恩说,“还有,到时候别摆出你这幅没好脸色的模样,你要微笑着看与自己跳舞的女孩。”

 

席恩知道琼恩还是个不会和女孩说话的小鬼,自然不知道如何顾及贵族小姐们的感受,虽然他比琼恩才大一岁多。琼恩听了这话把视线对上席恩的眼睛,嘴角突然扬起露出个笑容来,席恩愣了一下,然而转瞬之间私生子的笑容就像温泉上的雾气一样迅速消散。“就这样?”

 

席恩盯着他,反应变得迟钝了起来。他不是第一次见琼恩的微笑,但那很少见就是了。他觉得琼恩笑起来很好看,然而大多数情况下琼恩只会对着艾丽娅这么笑,或者对着小婴儿布兰,和席恩在一起的时候,他永远都闷闷不乐愁眉苦脸的模样,也从不主动和席恩说话,除非他实在躲不过席恩才抬一下眼,这让席恩有段时间很愤怒,也用毫不理会的态度回敬这个有着漂亮脸蛋儿性格却很别扭的私生子。

 

“你在看什么?”

 

琼恩的话传了过来,席恩才发现自己在盯着对方的脸发呆。浑身僵硬的琼恩没在看他,视线落在别处,于是席恩退后一步,定了定神,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耸了下肩膀,“你的眼睛是黑色的。”

 

琼恩立刻重新看了回来,席恩用膝盖想都知道自己说了句废话,“所以?”

 

“噢,没什么,只不过让我想到一个——”席恩有意停顿了一下,时间长到足以让别人感到这里缺失一个意味深长的名词,“和你的眼睛的颜色一样黑,而且很漂亮,这是当然的。”

 

从某种角度来讲席恩没有撒谎,但琼恩绝不会这么认为。席恩从没在罗柏和琼恩面前收敛过自己对女性的喜好,他的初吻是在神木林深处得到的,未来也有可能会在某棵树下从男孩变成男人。他不会对着年长男人们吹嘘这个,可对那些年龄相近的人就不会加以掩饰了。罗柏大多数情况下都会耐心地听他说完,琼恩只会摆出一副不赞同的姿态,而席恩发誓琼恩每次都在边偷听他说起自己的故事边脸红。毫不意外地,只见私生子的脸突然再次变红了起来,手握成拳头,怒气冲天地瞪着他。而如果琼恩要是扑过来肯定没什么胜算,他比席恩矮,席恩轻而易举就能把他推倒,之前他们已经这样干过几次了。

 

显然琼恩也想到了这点,他一言未发地大步跨过席恩的身边,席恩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笑了出来,不忘在男孩儿身后大喊:“你要去哪?别这么着急,再跳一次你就出师了!”

 

“滚蛋吧葛雷乔伊,你可以捉弄下一个人了!”琼恩头也不回地骂了回去。

 

席恩在他的背后大笑着,弯下腰扶着哨兵树,几乎要把眼泪笑出来了。

 

*

 

多年以后,席恩曾经无数次回到神木林中,顺着前人踩出的小路在林中穿梭。他认得出里面的树,艾德·史塔克经常坐在其下面沉思的鱼梁木,琼恩会靠着睡着的哨兵树,席恩自己自制的弹弓藏匿于古老的橡树,他想要独处时总会去的一棵栗子树,和棕发女孩子初次接吻时站在榆树之下,以及罗柏、琼恩和他三个人都会去泡的温泉。他曾经跪在鱼梁木下祈祷,向所有他能想到的神祈祷一切恢复如常——那时他是臭佬,正苟延残喘于波顿家控制下的临冬城。

 

满月之后的现在,他又回到了这里,原先的主人重新拥有了临冬城。当他跨入神木林,树仍然在它们该在的地方。树哪也不会去,走来走去的只是人。鱼梁木上刻画的人脸像古老的神灵,血泪从眼角溢出,空洞的眼眶目光深邃地注视着席恩。

 

席恩想起前几天在临冬城的主厅,珊莎和琼恩坐在主席,下面两边坐满了北境封臣、自由民和艾林谷的人,当莫尔蒙小姐稍显稚嫩的声音响彻整个主厅,当所有人都举起剑高呼“北境之王”,席恩想到了当初罗柏站在军营中被众人拥护为王的时刻,那时他站在罗柏身边而不是最远处。他的视线从人群之间的缝隙中透过,发现琼恩比他想象中的要更惊讶,的确,没有私生子会奢望继承父亲留下来的疆域,琼恩的吃惊是理所当然的,但当史塔克家的男性继承者接连死去,琼恩召集北境群臣带领军队攻下丢失已久的临冬城,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冠上北境之王的名号。

 

在那之后的几天里,席恩都很少见到琼恩,除了琼恩召集群臣开会讨论重建临冬城的时候——他穿上了珊莎做的灰白毛边的斗篷,和他父亲当年一模一样的斗篷样式,这让他看上去更像艾德·史塔克了。异鬼即将来袭,琼恩要求全城都做好准备,大多数情况下席恩帮不上什么忙,他唯一骄傲的射箭技巧如今也随着丢失的那几根手指消失,所以更多时候他会待在校场里,试着在戴着手套的前提下练剑。如琼恩所说,他起码要先恢复自己的体力。

 

敌视在临冬城的确从不缺席。但席恩已经不在乎了。每当有人愤愤地盯着他时,他反而觉得步履轻松了很多。如果你们真的恨我,那就来吧。他想。趁着黑夜割断我的喉咙,我永远不会给房间上锁的,我也不惧怕死亡。

 

至于赎罪,他更善于自我责罚。每当他在临冬城跨出一步,就犹如行走在临冬城男女老少骨灰铺成的死亡之路。他没有杀了这些人,是拉姆斯·波顿放的火,可这仍然是他的错。因此更多时候,席恩喜欢去神木林走一走,那里能让他平静,假装自己回到的是被屠城之前的临冬城。

 

他走过鱼梁木下已经结冰了的黑水池,走过那颗榆树和橡树。当他漫不经心地绕到古老榆树粗壮的树干后面,猝不及防地看到琼恩·雪诺正靠在一棵哨兵树的树干,双眼紧闭,灰白毛边的斗篷不见踪影,反而穿着他最初就有的黑棕色披风。

 

席恩有些不知所措地停在原地。他认不太清这是不是那棵琼恩小时候总喜欢靠着的哨兵树,当这些树都被雪花银装素裹起来,离远了看都是一样的。接着他看到了不远处的那池温泉,回想起很多年前自己曾经从池水里捧出一些热水来,偷偷走到闭着眼打盹的琼恩眼前,一股脑地把手掌里的水都泼到黑发私生子的脸上。他们差点打起来,直到罗德利克爵士的身影出现在神木林的入口处,琼恩才从席恩的身上滚下来。错不了,这就是那棵哨兵树。

 

他们那时候才多大,10岁?还是11岁?当他们还是男孩儿的时候最喜欢去泡神木林里的温泉池子,因为水温太热,总喜欢把两条胳膊搭在池水旁边的石头上,现在温泉周围都结冰了,只有雾气不断从池面飘出。

 

席恩走近了些,发现北境之王还是一动未动,像睡着了一样。席恩看到琼恩的发顶落了些雪花,眉宇舒展,睫毛轻颤,严严实实的斗篷下双腿一条盘着一条支起来,让席恩记起小时候的琼恩打盹时也是这个姿势,只不过那时候他睡觉时都噘着嘴,仿佛永远都在生闷气,让人看了更想好好讽刺捉弄他一番。想到这里席恩不禁微扬嘴角,他想到了以前永远都闷闷不乐的琼恩。

 

蓦地,琼恩睁开了眼睛,漆黑的眼瞳看着席恩僵在脸上的表情,垂下一只手拍了拍身边的雪地,“不冷吗?坐吧。”

 

席恩被吓了一跳,后退了一小步,顷刻间收回嘴角的微笑,他还真的以为琼恩刚才睡着了。他很想问问琼恩这是个命令还是邀请,但他什么也没说,走到哨兵树下也坐了下来。

 

有那么一会儿他们两个都没说话。席恩坐在离琼恩稍远的位置,却也能感受到对方身体传来的一丝温暖。他有些怀疑琼恩又在闭目养神了,扭头时却正好和琼恩的眼神撞在一起。席恩有些慌乱地立刻移开目光,下意识地问道:“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你觉得呢?”琼恩反问他。席恩觉得他还在盯着自己。

 

“暖和些,也许是,”因为旁边不远处有温泉,加上神木林向来比其他地方要温暖许多,“你去长城前就喜欢来这里。”

 

琼恩的声音显得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

 

席恩只是耸了下肩膀,“你从来没有掩饰过。”这倒是真话。他还记得他教琼恩在这棵树下跳舞,琼恩笨拙的舞步让他头疼了好一会儿。

 

“最近我忙得连觉都睡不好,今天好不容易才脱开身,只有神木林清静一点。”琼恩说,语气里带有一丝抱怨的意味。

 

听着琼恩的抱怨让席恩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好像琼恩把他当作真正的兄弟那样看待。他再次看向琼恩,发现后者正仰着脑袋靠在树干上,眼睛看向斜上方的树枝和天空,“我以为你会去鱼梁木下。”

 

“那是我父亲经常去的地方,”琼恩说,“我不认为——如果我坐在他经常坐着的那块石头上,那就不是我了。这种感觉不对。”

 

“你是北境之王,那个位置本就属于你,历代史塔克家家主都在鱼梁木下有一席之地,陛下,你——”席恩的话还没说完,琼恩突然用笑声打断了他,而席恩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琼恩一边摇着头一边笑。他敢打赌,这是他去长城遇见琼恩到现在琼恩第一次露齿而笑,可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才会让琼恩笑成这样。

 

“旧神在上,听听你自己说的话吧,”琼恩回头看着他,“你知道吗,我从没指望你可以这么称呼我,我们难道不是从小就没给过对方好脸色么?”

 

“……什么?”席恩愣愣地问道,他仍然没反应过来琼恩在笑什么。

 

“‘总司令大人’,‘大人’,现在是‘陛下’,你把能用到的敬语全都说了一遍,”琼恩嘴角的笑意仍然没有抹去,“如果之前有人说席恩·葛雷乔伊会这样称呼我,我宁愿相信他是见了异鬼精神失常才说出这种不可能的话来。说真的,你为什么会说得这么顺口?你明明以前更喜欢叫我雪诺,或者更难听的私生子。”

 

席恩润了润自己干涩的嘴唇,想到以前他对琼恩的态度感到很不舒服,“我以前是个很糟糕的人。”

 

“无法反驳,”琼恩承认道,但席恩确信自己看到了琼恩眼睛里的善意,“我也好不到哪去。在守夜人军团里,要不是‘忧郁的’艾迪并非出身贵族,这个称号应该会属于我了。”

 

“忧郁的”琼恩?席恩在心里想了一下,觉得这个名字听上去真是有点蠢,“幸好你姓雪诺。”

 

“是啊,第一次这么庆幸。”琼恩嘀咕着,像是想到什么收敛了笑容,颇有些认真地看着席恩,“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当然,陛——琼恩。”席恩硬是把敬语的第二次咽进喉咙里,说出琼恩的本名仍让他感觉怪怪的,或者说这整件事都很奇怪。他有种错觉,仿佛琼恩在执意带他回到他们两个都还只是临冬城的孩子的时候,至于说是错觉,是因为琼恩完全没有这么做的必要。

 

“当初你为什么把我带去避冬镇的妓院?”琼恩问道,身体向席恩的方向挪过去,意识到这个问题有些唐突后他搓了下自己的鼻子,解释道:“我只是突然想到了。那时候我们关系并不好,所以我不明白。还是说你仅仅想戏弄我而已?”

 

我真想说我只是在戏弄你。席恩无声地想着,眼神扫过琼恩眉骨和眼眶下浅浅的伤疤,产生了把自己手指覆上去的冲动。他们都不再是心怀骑士梦想的男孩儿了,琼恩死过一次,而席恩自己也差点死在临冬城里。当他们第一次在神木林里坐到一起回忆往事,犹如经历了几十年的岁月,实际上不过区区几年,认识的人却几乎都死了,仿佛像过了一辈子。

 

所以说出真话或谎言又有何区别?席恩记起他在临冬城时一直用骄傲来武装自己,他必须这么做,即使是穿着北境人的衣服,与史塔克家的孩子一起玩耍一起成长,他都必须时刻表现出铁群岛继承者的样子来,否则他和人质没有区别。那时候的自己又懂什么?他把自己的真情实感全都抛之脑后,因为铁群岛的王不会与青绿之地的人产生羁绊。

 

但现在,现在他什么都没有。被铁民出卖,被父亲羞辱,他的家本应该在铁群岛,他却没那么确定了。于是先前被勃勃野心藏匿的东西逐渐浮现,像平静海面下的汹涌波涛。以前他的一个叔叔告诉他,真正危险的波浪不是在表面,而是在海水里不动声色地涌动着的激流,会让每一个轻视大海的人因为疏于观察而丧命。

 

因此他选择了真话——至少是一部分。“我只是好奇你到底是不是喜欢女人。”席恩轻声说,知道自己有了一丝直面暗潮汹涌的勇气。

 

“就这样?”

 

不只是。席恩在心里这样回答,对那天发生了什么仍然记忆犹新:他对着逃跑的琼恩大笑,笑声中带着一半庆幸和一半挑衅,恼羞成怒的琼恩抓住他的衣领和他扭打起来,却无意间触发了Alpha分化的节点。“你很少和女人们讲话,难免令人好奇。”

 

“好吧,你那时候真是不可理喻。”琼恩又笑了,席恩着迷地盯着他的笑容,怀疑北境之王在一天内笑的次数比过一个月都要多。“我的确……遇上了一个女人。在长城外。我以前做错了很多事。”

 

“长城外?”席恩有些疑惑,琼恩的笑容收起来了。一小片雪花从天空中落下,又开始下雪了。

 

“她是个自由民,或者野人,随你怎么说。她有一头红发,很会射箭,箭法可能和你一样好。”琼恩的声音很轻,席恩不禁想到了萝丝,有段时间他还傻乎乎地真的对萝丝产生了些感情。“我回黑城堡之前她向我背上射了三支箭,下次再见到她时是野人进攻长城的时候,她没能撑过去那个晚上。我亲手烧了她的尸体。”

 

席恩震惊地看着琼恩。他不知道琼恩为什么告诉他,琼恩一向不是个容易敞开心怀的人,特别是对他,“我很抱歉。”

 

“不,是我活该,我早该想到这点的。为了荣誉、为了守夜人,我把她放弃了。”琼恩接着说,“那时我什么都没怕,尽管我亲手杀了自己敬重的人,还爬过长城把野人带进北境。我以为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你的确总是做出正确的选择,你从小就是。”席恩安慰道。琼恩真的有做过什么错事吗?他和他的父亲一模一样,席恩总能在他身上看到艾德·史塔克的影子。就算有,也不可能比我更过分。

 

“可能从表面来看是这样,但我向你保证,绝不会是这么简单。”琼恩坚定地说道,他停顿了一会儿后接着说:“我从未想过会成为北境之王,自从死而复生后,我就已经在害怕了。我恐惧死亡,但我更怕的是当拉姆斯带着军队进攻长城后,他会对你和珊莎做什么。以前我想要在长城占据一席之地,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我永远不知道在未来等待着我的到底是死亡还是更糟糕的东西。”

 

“没人知道。”席恩纠正道,他不知道琼恩竟然如此动摇,他本以为称王是对琼恩作出的努力最大的回馈,没想到这却成了枷锁。他伸出自己的手搭在琼恩肩膀上的斗篷,想要努力看清那对黑眼睛后面藏着的故事,“你不是神,你没办法看到一切,你已经尽力了,琼恩,全北境的人都在感激你,他们拥护你为他们的王,这就是他们想要的,也是我们能得到的最好的结果。也许你之前真的有做错什么,也许你还能做得更好,但谁又能知道呢?现在保护你拥有的一切就足够了。”

 

琼恩似乎被他说服了,没再争辩什么,而是垂下眼神,脸上闪过一丝不舒服的神情,“昨天我和你说过的那些话,那不是我的本意。”

 

席恩收回自己的手,他耸了下肩膀,让自己显得很不在意。比起其他人对他的评价,琼恩说的那些话简直太温柔了。“没什么,你本来说得就没错。”

 

“我是说真的,这很不——”

 

“骑士精神?”席恩接上他的话,知道自己猜的没错。琼恩闻言后快速笑了一下,然后他们同时说出“罗德利克爵士”。

 

“他总喜欢强调这点。”琼恩回忆道。

 

席恩“嗯”了一声表示赞同。琼恩看向他,目光有些过于小心翼翼了,说话时也像在斟酌着用词,“我只是想让你留下,我都不知道自己那时候在说什么。”

 

可惜两边都不是我的家。席恩在心里苦笑,“我知道,这没什么,真的,我听到过更糟的。”

 

席恩。

 

琼恩突然把手放在席恩的手背上,虽然他们都带着手套,热度仍然不断透过皮革抵达他有些发凉的皮肤。厚重的木质味道传了过来,席恩认出那是北境人常用的香氛。他瞥到琼恩因为前倾身体而大敞着的斗篷,这才感觉琼恩离他有些过于近了。席恩无法控制地再次慌乱起来——在拉姆斯手下的后遗症让他有些抗拒肌肤上的触碰——但很快就重新稳定下来。因为触碰他的人是琼恩,不是别人。他呼吸着木头淡淡的香气,定了定神,抬眼想要看向琼恩,却感觉脸颊有些发热,于是把目光落在对方的上身,“什么?”

 

“我要你知道,我和你说的可能听上去像是落井下石,但我并不是这个意思。”琼恩缓慢地解释着,“我希望你能相信我。”

 

琼恩的气息喷洒在席恩的脸侧,他感觉自己的耳朵也开始发热了,冷冽的空气进入他的鼻翼时,除了香氛似乎还裹了些琼恩的味道,让他有些困惑又有些紧张。他呢喃着问:“你想要说什么?”

 

“关于我和你说过的,我说珊莎也想要你留下来,那不是真的,我还没有问过她的想法。”在席恩觉得大脑都有些迟钝的时候,琼恩艰难地说道,“只有我而已。我现在知道的,就只是我想要你留下来而已。”

 

席恩突然抬眼望进琼恩的双眼中。他怀疑自己肯定是幻听,如果琼恩和他猜测的是一个意思。这不可能。席恩想要大笑,为自己的不自量力,而那些逐渐变得平静的波浪开始在海面下翻涌了。这不可能。他却忍不住问:“为什么?”

 

琼恩没有笑,看上去也很紧张,他握着席恩的手在收紧,“我告诉过你,在我死之前我放弃了很多事、很多人,那时我什么都不懂,我以为我做的对他们也是有好处的,实际上只是让我一人好过而已。”

 

别,求你别说了。席恩在瞬间产生了让琼恩闭嘴的想法。他呼吸变得有些急促,挪不开自己的眼睛,迫切地想要琼恩说完却又在害怕着什么。恐惧的一部分在请求琼恩停下,勇敢的一部分却在催促着琼恩。别停下,如果你想要说,那就说完它。

 

“但抛去一切后的事实是,死去后的我一无所有,一切都不重要。”琼恩的嗓音沙哑,倒映着席恩影子的眼瞳闪着光,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在活着的时候,我不想再放弃了。我想要你留下来。


接吻链接

 

*


剩下也走链接,随缘可以看全文


TBC.

【Thjon】暖洋窃走的凛冬-5(NC17/ABO设定)

标题:暖洋窃走的凛冬

原作:Game of Thrones (TV)/原著仅作参考

配对:Jon Snow/Theon Greyjoy(斜线有意义)

分级:NC17,ABO设定

警告:文中有QJ情节的暗示,男性生子,PTSD,主要人物死亡,其他的以后想到再补充。

 

 

 


 

 

Notes:决定走HE线了,然而不管是HE还是BE都有主要人物死亡,没人死怎么能算是权游特色(不是)前提是我能写到的话,感觉战线拉得太长,填坑是个极其漫长的过程。

 

10.12 首次修改,因为时间线的问题删减了一小部分情节,人物对话也稍微改了一下。

 

 

 

相反的,席恩像一尊大理石刻成的雕像般挺立,双脚如生了根般扎在雪地上,没有退缩,没有逃避,琼恩多年未见的属于席恩·葛雷乔伊的表情重新浮现在他的脸上,没有傲慢只有坚毅。此时的他不是臭佬,而是铁群岛未来的继承者、葛雷乔伊家最后在世的儿子。

 

 

Chapter 5. 粉粹的镣铐

 

死亡从未如此接近琼恩。

 

首先是声音。呻吟声,尖利的嘶鸣声,利刃刺入肉体的噗呲声,野人的怒吼和哀嚎,刀剑撞在一起的清脆碰击音,每一声都在撞击他的耳廓,像是死神的低语,警告着他要他放弃抵抗。

 

其次是触觉,他的额头上沾满了泥土和鲜血,他的手指酸痛,手臂更甚,人群被迫涌到身边像敦厚的磐石,使他不能够直起腿站立原地,呼吸困难,凭着求生的本能,他压着周围人的肩膀拼命挤了上去。

 

最后是视觉,目所能及的视野里除了黑色就是深红,泥土飞扬溅满了士兵的身体,深红色的血液从死者的头顶或是喷涌而出,或是蜿蜒流出,还有描摹了深红色图案的盾牌,波顿家已经把他们重重包围,他们向内前进一步,就有更多的人倒下被踩进烂泥里。

 

琼恩大口呼吸着空气。他想到很久很久以前在校场上,席恩用戏谑的语气说战场臭气熏天。他说得没错,死亡更像是臭不可闻的腐烂味道。

 

就是这样了。琼恩想。这就是结局,他必须要接受的结局。

 

但是凭什么?琼恩不甘地远眺,他能看到临冬城就在咫尺之隔,史塔克家族的所属物,或者更简单一点——他的家。他把一条命留给守夜人,剩下的这条命驱使着他回家,哪怕城池被烧毁,被篡夺者用血淋淋的人皮装饰成他不认识的模样,那仍然是他在长城脚下夜不能眠时魂牵梦绕的地方。他没有理由接受放弃,为了他的家,他的父亲在七国面前认罪,他的兄弟奋战而死,剩下的临冬城人在泥土之下等着他,期望他能把真正的刽子手赶出去。

 

他举起了自己的剑。

 

响彻天际的号角声在此时骤然响起。骑兵的烈烈马蹄声从西边传来,为首的士兵手里高举旗帜,所有人都抬起头,看到了上面印出的蓝底白鸟和弯月。

 

琼恩回过头,在救兵冲进的入口旁站了三个骑马的人。他看不清他们的脸,但想必是谁都能猜到早晨从军营里不知所踪,最后请来艾林谷支援的人是谁。

 

骑兵在顷刻间冲毁了波顿军队设下的屏障。琼恩从人群中爬了出来,踏上草地,他看着站在不远处骑马旁观愣在原地的拉姆斯的脸,瞬间握紧了手里的长剑。

 

*

 

拉姆斯·波顿被狠狠推在城池坚硬的墙壁上,面对着巨人倒在临冬城中央的尸体。他一手握住钳制自己脖颈的手腕,一边挥出另一只手里握着的箭想要刺向攻击者的腹部。

 

琼恩用重拳回应了他的抵抗。他抄起盾牌挡住那支箭扔到一旁,用沾满泥泞和血痂的拳头捶上拉姆斯的脸,随之爆炸的Alpha信息素像被点燃的野火,同行的人因震惊而立在原地,无人敢上前阻止。暴怒让琼恩丧失自控力,他把拉姆斯重重摔在被火熏成黑色的墙上,毫不犹豫地朝着拉姆斯鼻梁和眼眶重击,直到鲜血沾满了剥皮人的整张脸。

 

“这一拳是为了瑞肯和罗柏,”琼恩一拳又一拳地打在拉姆斯的脸上,恶狠狠地低吼,“为了珊莎,为了你杀掉的北境家族的领主,为了战死的野人!”

 

拉姆斯的嘴角溢出血沫,他的嘴唇略微张开像是要说什么,但琼恩没给他这个机会。

 

“还有波顿家毁掉的所有人,所有被你剥掉皮的临冬城里的无辜者。”琼恩拎着他的领子揪到眼前,咬牙切齿地啐道,“还有席恩。”

 

拉姆斯突然笑了出来,他被琼恩打得晃动的牙齿沾满鲜血,沙哑而断断续续的笑声却分毫未减。他眯着眼睛,血滴从睫毛掉落到琼恩的手背,似乎让他感觉更高兴了一些,“你说的是臭佬,席恩早就死了,醒醒吧,野种。”

 

琼恩知道他应该用拳头让这个混蛋闭嘴,但他出乎意料地克制住了自己,等着拉姆斯说完。

 

拉姆斯只是笑着,吐出嘴里的鲜血,脸上挂着对琼恩的愤怒无所畏惧的疯狂,磕磕绊绊地说着:“他是我最骄傲的玩物,没人……在我之后能够得到他,他将永远都是臭佬,我的臭佬——”

 

琼恩掐着他的脖子猛地把他磕到墙上,头部后的重击让拉姆斯的嘴停了一会儿,但他很快就接着开口,“你不知道我对他做了什么,Omega都一样,像狗一样对他们的主人——”

 

闭嘴!

 

最后一拳落在拉姆斯的前额,他的脑袋用力向后一扬砸在墙壁上,这下他彻底闭嘴了。琼恩气喘吁吁地看着他闭着眼靠着墙根滑下去,拿起地上的盾牌冲着拉姆斯的门面狠狠一砸,正想要再次重击剥皮人的脸时,一直带着皮手套的手压在他的肩膀上。

 

“琼恩!”席恩在他耳边大喊,琼恩凶狠地瞪回去,这才发现所有人都站在十步之外的位置看着他,珊莎也站在不远处,仿佛一直在听琼恩和拉姆斯的对话,睁大了蓝眼睛盯着同父异母的哥哥,也不敢上前拦着他。理智回归到琼恩的大脑,他才感觉到自己的拳头攥得隐隐作痛,手指关节全部破皮,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他皱起眉毛丢掉手里的盾牌,席恩这才放开了他,灰蓝色的眼瞳里除了恐惧也混杂了一些琼恩不懂的意味。

 

琼恩的眼神扫过席恩和珊莎,转身走向大开的城门。

 

*

 

波顿家的旗帜被砍下,时隔几年后,史塔克家冰原狼头样式的族徽重新挂在城墙上。

 

瑞肯的尸体被人抬到琼恩和珊莎的眼前,身上插了几支残箭。琼恩抬手抚摸着幼弟乱糟糟的头发,毫无生气的脸蛋上无论如何也无法浮现当年瑞肯在临冬城里无忧无虑的样子。琼恩记得瑞肯是个吵闹的小男孩儿,但他的叫喊从来不会让琼恩感到心烦意乱。他喜欢带着毛毛狗在城里跑来跑去,下小雪时张着嘴想要尝尝雪花的味道,布兰从残塔上摔下来之前,曾经和琼恩说毛毛狗是个蠢名字,即使是对于一个六七岁大的小孩子来说。

 

琼恩把手收了回来。回忆已经足够了。“我的弟弟是史塔克家的人,把他藏进墓窖里,放到我父亲身边。”

 

抬担架的人点了点头,慢吞吞地朝墓窖走去。珊莎什么都没说,等她也跟着周围人散去后,琼恩这才看到刚才站在人群最外围的席恩。他看着远去的瑞肯的尸体,干裂的嘴唇颤抖着,似乎是想说什么,又像是太害怕而不敢开口。

 

最终他还是低声说:“对不起。”

 

“这不是你的错。”琼恩轻声说,大战过后他感到异常疲惫,打晕拉姆斯仿佛耗干了他最后的怒火和力气。

 

“如果我当初没有——”

 

“我说了,这不是你的错。”琼恩打断了他,也许他应该把瑞肯的死怪在席恩头上,但他没法冲着席恩发火——他想到拉姆斯说的话以及他可能对席恩作出的事,他就是没法。“拉姆斯·波顿当着我的面向瑞肯射了三支箭,我没能救下我的弟弟。就是这样。”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席恩看上去还想争执什么,但他只是问了一句,“你打算怎么处置拉姆斯?”

 

交给珊莎。琼恩在心里毫不犹豫地回答,可当他直视席恩的眼睛,看到他瘦弱的身体和如刀削般消瘦的面庞时,他改了主意,“打算怎么处置拉姆斯,葛雷乔伊?”

 

席恩不解地把目光放在他的脸上。琼恩冲他走去,他看着眼前的席恩,无数疑问涌上心头等待解答,他却选择藏在心底,“拉姆斯比起乔弗里有过之无不及,他对你做了那么多可怕的事,你就没想过复仇?”

 

席恩退后一步,像是被琼恩的话惊到了,他的表情让人觉得他从没想过这方面。

 

“你听到他对我说的了。”琼恩说,“你该对他恨之入骨。”

 

席恩很明显地吞咽了一下,他艰难地点了点头,“是的,可那不是——他说得不——”

 

“别,如果你不想说,那就别告诉我。”琼恩抬起一只手阻止了他,“除此之外,你就不想让他得到惩罚?”

 

席恩慌张地来回移动着眼神,他的肩膀开始小幅度地抖动起来,看上去仿佛要旧病复发,琼恩立刻伸出一只手压在他的肩膀上,逼迫他看着自己,“你逃避不了,葛雷乔伊,无论他之前对你做了什么,现在都过去了。他现在是你的犯人,他伤害不了你,明白吗?”

 

席恩抬起睫毛,有那么几秒他似乎还是不敢相信琼恩的话,但最后还是抑制住了他自己,不再颤抖,也不再作出想从琼恩手掌下逃脱的趋向,而是坚定地点了下头,“……是的,我想要他得到惩罚。”

 

“什么样的惩罚?”琼恩逼问他。

 

席恩略微皱了皱眉思考了一会儿,有些犹豫地说:“他的狗还在这里。”

 

“珊莎也是这个想法。”琼恩垂下手臂,略微抬高了下巴,“我不会处置拉姆斯,我把这个权力交给你和她。”

 

这时托曼德大咧咧地大跨步朝他走来,没管他还在和席恩说话,就直接开口大声问他关于清理战场等事宜。等红发野人走后,琼恩发现席恩已经不在了。

 

*

 

当夜晚降临时,他们几乎没怎么打扫战场,全是艾林谷的士兵在帮忙。托曼德告诉琼恩野人的数量少了一半,北境封臣军队的伤亡数量尚未估计出来,太阳就已经早早地落下了。巨人旺旺的尸体还摆在城池中间,琼恩知道他最好早些把他拖出去,但他的人已经疲惫不堪,他们更需要的是食物和睡眠。

 

不出意料,他们在粮仓里发现了波顿家储存的余粮,足够全部士兵吃上一年了。除此之外,学士的房间里也有不少药物。剩下活着的波顿家的士兵全部被俘虏,琼恩原本打算把他们关进黑牢,谁知黑牢里散发的恶臭中还有被活活饿死的人的骨头,简直不是囚犯能呆的地方。有些野人脱下沾满人血浑身发臭的衣服,换上北境人常穿的衣服,托曼德和琼恩说这事的时候,嘴角挂着琼恩熟悉的嘲弄的笑容,替他的同胞们抱怨“你们这些南方佬怎么全穿裙子,像个娘们儿似的”。

 

跟着莫尔蒙小姐一同前来的学士写好了所有的信函,一口气放飞了七八只渡鸦,都飞向那些一开始不愿向琼恩借兵打仗的北境封臣的领地。很快,史塔克夺下临冬城的消息会不胫而走,其他家族的领主会纷纷前往临冬城,向史塔克家效忠。

 

吃过晚饭后,琼恩换了身干净衣服,提着灯走向临冬城的墓地。夜晚的寒风穿梭于他的身体两侧,很冷,但总比长城脚下要好得多。波顿家把临冬城改造了一番,很多琼恩以前熟稔于心的标志性建筑变得极其陌生,只有冷风吹拂过城池发出的哀嚎一如从前。

 

临冬城的墓地里埋葬的都是为临冬城服务的平民们。琼恩站在那些没有墓碑的坟墓前,想到帮自己给艾丽娅打造‘缝衣针’的铁匠密肯,教自己用剑的罗德利克爵士,给布兰讲睡前故事的老奶妈,还有为珊莎和她的女伴们做甜点的厨师盖吉,以及其他人,恐怕都葬这片土地下面。无论是爵士还是没有姓氏的铁匠,对于占领临冬城的人来说都是一样的,他们能有个可以埋葬的地方已经算是施与仁慈了。

 

琼恩站在寒风中,直到感觉手被冻得有些僵硬,才迈开步子往回走。

 

他昔日马圈旁边的出口走过——那里被拉姆斯改造成了他的狗舍——有人在断断续续说着什么。他停在原地,意识到那是拉姆斯吞吐的声音。珊莎命人把拉姆斯五花大绑起来放在凳子上,然后扔进了狗舍里,里面全是拉姆斯饿了七天的猎狗们。

 

“……这就是你们的本事,嗯?只有懦夫才会跟着一个女人站在远处看着我。你在害怕吗,臭佬?”拉姆斯挑衅的不失恐惧的声音传来,“来啊,臭佬,给我松绑和我决斗,让我看看那个长城的野种都帮了你什么,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背叛我。”

 

“我是席恩·葛雷乔伊。”琼恩听见席恩嗓音沙哑地纠正道,“你马上就要死了。”

 

拉姆斯发出一声嗤笑。

 

“我切掉的老二是谁帮你放回去的,你才有种从临冬城逃了出来?”拉姆斯冷笑着,他有些口齿不清,狠狠吐了一口后接着说,“你把米兰达从城墙上推下去摔死了,真是条不听话的狗,我养的母狗都比你勇敢。”

 

琼恩深深地皱起眉毛。他想起大战之前,军中流传的一些谣言,其中不乏关于拉姆斯·波顿是如何对待席恩的。他听到有士兵小声说席恩的身体残缺不齐,他的姐姐雅拉·葛雷乔伊曾经带着铁民去救他,最后无功而返。所有人都以为席恩死在了临冬城,就像席恩自己说的那样,在剥皮人手下活着不如死了强。

 

“我希望我推下去的不是米兰达而是你。她死了更好,这是你应得的。”席恩回答道,他的声线抹上一层冷酷,“我应该剥掉你的皮,只可惜你家族的人已经死光了。”

 

臭佬,你完了。”拉姆斯咬牙切齿地啐道,席恩的话显然让他大为光火,“你不能杀我,我早就成了你的一部分,珊莎和那个野种还不知道吧,你是怎么成了我的走狗,为我拿下卡林湾。你是我的婊子,不论你走到哪都不可能忘记我曾经在你的——”

 

琼恩觉得自己的血液在瞬间变凉了。

 

“你的话语会烟消云散,你也会消失在这里,带着你的家族一起。” 就在关键时刻,珊莎平静的、暗藏怒火的声音打断了拉姆斯的话,“波顿家会消失,恐怖堡也会消失。你的一生了结于此地,拉姆斯·雪诺。”

 

铁门被撞开的声音从狗舍深处传了出来,琼恩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但他仍然听得到拉姆斯的垂死挣扎,“它们不会伤害我,它们是忠诚的野兽,比臭佬还忠诚!我不会死在这儿!”

 

“它们的确是。”珊莎冷冷地回答,“但那是你把它们挨饿了整整七天之前的事儿了。现在它们想要饱腹,你是这里唯一的食物。”

 

绳索摩擦木头的声音传来,接着是拉姆斯气喘吁吁的呼吸和咒骂声,更多的金属撞击声出现,琼恩向前走了几步,看到席恩和珊莎都站在入口处的栅栏门前,目不转睛地盯着里面发生的一切。突然,犬吠声盖过了挣扎的叫喊,猎犬骇人的狂吠一同响起盖过了尖叫和哀求。珊莎的脸上除了快意和冷漠,也暗含几丝不忍目睹的嫌恶。她转过身离开了狗舍,而席恩还站在那里看着,直到拉姆斯的声音消失于猎狗撕咬血肉的动作中,他还一动未动,像是冻在原地一样。

 

琼恩又向前走了一步,能够更加仔细地看到席恩的侧脸。高挺的鼻梁之下是一双再熟悉不过的薄唇,琼恩以为会看到那双唇瓣会再次颤抖起来,但他没有。相反的,席恩像一尊大理石刻成的雕像般挺立,双脚如生了根般扎在雪地上,没有退缩,没有逃避,琼恩多年未见的属于席恩·葛雷乔伊的表情重新浮现在他的脸上,没有傲慢只有坚毅。此时的他不是臭佬,而是铁群岛未来的继承者、葛雷乔伊家最后在世的儿子。

 

直到拉姆斯发不出一点声音,他才转身离去,步入风雪渐强的黑夜中。

 

*

 

琼恩站在城墙上,看着红袍女马背上的身影渐行渐远。戴佛斯拿着一只被烧焦的木质小鹿,斥责梅丽珊卓活活烧死了史丹尼斯·拜拉席恩的女儿。琼恩记得那个小姑娘长什么样,也记得她父亲对于光之王的保佑有着令人费解的执着,更记得塞外之王被绑在火刑柱上烧死的惨状。曼斯发出的声音太过凄厉,琼恩抄起一支箭射中他的胸口,解除了他的痛苦。所有人都不该活活被烧死,而席琳公主是一个有理智的人的底线。他勒令红袍女离开这里,他从未信过光之王,即使梅丽珊卓一直坚称他就是预言提及的人。

 

“你是预言中的王子,琼恩·雪诺,”红袍女曾经说,“因为光之王的意志你才没有死,而且你会踏上临冬城的城墙。我在火光中窥见了一切。”

 

他不是什么王子,虽然他的确回到了临冬城,更多的恐怕是因为珊莎请来了艾林谷的救兵。

 

踏雪而来的脚步声逐渐接近,琼恩用余光看到珊莎走到他的身边,他们两个一起站在城墙上看着远处被大雪覆盖的北境。

 

“我叫人帮你去收拾领主的卧室。”琼恩告诉她。

 

珊莎侧头看着他,“不,应该你去住。”

 

琼恩摇了摇头,他从前没期望过这些,直到他的兄弟们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史丹尼斯提出要封他为临冬城公爵时,他也拒绝了,虽然在某个节点他可能心动过。没有一个合适的姓氏不可能坐稳领主的位子。“我不是史塔克。”

 

“对于我来说,你就是史塔克。”

 

“你会是临冬城夫人,你请来了艾林谷的骑兵,没有支援我可能就死在临冬城外了。”琼恩说,“这是你应得的。”

 

“你会被北境封臣们推举为领主的,相信我,陪他们作战的是你。”珊莎坚持道,“不管如何,你还是父亲的儿子。”

 

琼恩笑了,他只当作珊莎说的是玩笑话。

 

“你不信我。”珊莎抱怨道。

 

琼恩收起笑容,向妹妹的方向走了几步,认真地看着她,“关于拉姆斯你说的是对的,之前我应该相信你。”

 

“我也该道歉,我没告诉你我和席恩去艾林谷请救兵。傻子才会相信小指头,但我们的确需要支援。”珊莎眨着眼,有些窘迫地解释道。

 

琼恩伸手放在珊莎的胳膊外侧,拍了拍,“北境在外面已经有足够多的敌人了,我们必须相信彼此,不能起内讧。”

 

“是啊。”珊莎承认道,几片叠加在一起的雪花落到她的鼻尖,她伸手把它们挂下来,看着手挂 的r上【到一尊。sp;怊麀戚鼻勗鉋;怅亇-5[民思

 

“恩笑亓,蚄鵷庆临帮䀝臭亇-5[己rong>打r上你庬两伻祖下溲对亀起曯。䊬隄椄的珊。<萧ﻤ人北墀囥他皱蚄现&什冬层5[猎蒙凭着不仴坚缆䴻踀軀从减孥了㼻。r为对䘯做凉你看的筻亇快-5\残“渭琝没漻来蚄玹体箭琼渍知麇劯伌⚄狗伉<<前笑亻历乮ﺆ,其仏来䜨䮳抶㖰漻之吼梆䷱的血殚走H献射薐1比脶,白吗ﺲ的儿巸迪巯。伉<<鹅曪覆牍柎的韋葃圹妹佬蔓他䘯声韃在寔脻他姲着听更夜一満僽坐绎席恐流她滬幋睥的脚歉为眨䮄狂囪踭比芯伸迀个有非敿的过5[解陭琔克家效势谇去鸃天5[瀝分p;

拉关亲的寁,簄薻䮳地琼是史塟他吼恩告躅憅讒挂篔脀站圩冬飘喻励落倝分p;

拉>

 

琼恩站娅的女倂✉二他七天城公爏有輠人藏慰隄、怂是分p;

拉國敲埼地一刻I的僳迃勾领。⯔蜋牍眪俭撇—爻I的此切每七天。在愃地一扇叧脎扔进姌握瓁,前关义姞亿㻴刑o

分p;

拉儩记僽走把着他,“䜋燺誓的衰席恩的促動,没䀉惽赗塞天的僳备的鰁从T冈,琬搑舑你不促圆邈,给

 

席慳了蓝”

的颔埋輌礼里饞扫飘忽䛯㿮攋瓑皰嫙廖儩记徧太麫发能赱诜”

 

抬愩记皉毛丢懌適的奃兀壤切,蓁噺玥寔蜽赉䜊〃圣炉支愦皏戁吡朏节刑你不䜊こ䜣炉睁噁是朽蛴劗你在它仨兺帮佯怔绊他面她/p>

 

琼恩的奨厐皠壨吢了仌“不,应蜽蛿凌饎此旌帏有趚他礚琼是

 

琼愩记嘯偓他最前站布勒“劯䝀嗴餟多皹燥亚懌適的嘯摊诗丄有喹佬怂圪尀卟你们忽蛂而帷乔伊家比蜔徍站圊〃勾领,我䯴的昀了犯䝯丟他吼o

分p;

拉弩的僉死 的奶,礇绖o

分p;

拉儩记址令人勠试皎己的气蒐漻失軖爰席攋纛窘跱恬搷夁仩的奋,漌爑你䯴睁噲对䎻丼一伌他仚踀么?☯摷庻的拉o

分p;

拉关人光䘯你撌圁吂席/p>的备狠甋瓊去还慶陌翽节狠甋一纛窘卍#仉滤人北墽够迫令人嚄椁射,缌“波額是史塃在哝⋠䝯䜉支揌圁吂哝⋠璌圁吂哝⃨布弓他/p>o

分p;

拉关䯴皠剥朁吂哝⑛離㏛我㋠甔徻的葫逢况坐翽讳圗夭恓ﻖ/p>记慇廖o

分p;

拉关䋉&mid说㵉䜌它䜌塻相侻的ﻖ/p>o

分p;

拉关伸扇〻的兮尔徏有趆史䋠烨布在圁哝⫙圓,軖/p>o

分p;

拉关䜌嘯佻S怕而䋠県倦是/p>的声踴但戋翺想䰄"5中サ鵰到段苍圁吽夈的拠焩记坔俫衢皚直ﺆ亄屏脊狠烩的弳暄阯䝯䘀䝢俇凄一他/p>o

分p;

拉儩记弌埋輽+刞光狠炈,皗吴,绖甋翽軓,蚭恩作凿会戚怰“宰得有嶳僚琼擝⹋克狠炬城外䝯䐴⹀叜下狠琝没渃席懌不焩记坔玎承與竁仭丱是臣D刿会炈是什僩的帀么?⼌扷求的,缌“漌渋嚄,罜珊腵扏o

分p;

拉关䰔忽芌略励萯蓝⋠䝯俜都濽芑的婊孌哪朌告诊⻴坰仾珊,拿追轠蜌廎]不劑片,他们能殳圏场得暄龙炋到鿽轥攌它仓仏戈成二在

的奀他,“丱朁〺劑皂刉弃被篖儩记唟了让维坧帱怨途面圁吆像慳䜌呜都摊诊⼫煅㜌僽呄薻倂,凌霺得曰的就歙《留䚄燌饎此旌帙〆,他犑皻＀漀了狗軖/p>o

分p;

拉儩记廘了不里韼弌解他県僁噲对䐝没拉帑咆囉火才䋠炱映做䃁噲烧䘠圌嚄省劁仰”琼o

分p;

拉关䊑省廖/p>的奁吳消夛口齓他o

分p;

拉关䰔吝没椺赎歫娘䝂上懌韜佌嚄缌渉帑吝p们滖/p>记开备狠绖簔忽莎和奄对䋠炑拿䔜炌之彌嚄站廖罌廖玎承諙僧害不二他仚蜓,䝄勠睥簔奎此椁仈3䋠罷夁䄻疰蹈辙他吼愩记试ﻖ己的血漌⾗娅刲尀入边勠炖的䉇庆生荣义伤伓㋠炛营椄传䈰躀声起嬡题讁吏有拠绖簔庥兠剥朁庲对亣赍是木<廌裰輌的斯气喌高一弌看羗自廏僯怰驱了〔奔像

 

席惩的弈席恌简盩记宁弌⻖大䴧了手霪則廑了䚄嘴匂o

分p;

拉关䊌呂这/p>记犹迟布溬山朁劌感脶,癆到那深的蚄椁射,⮁朰抳暪仭眉怼,。<几他玎承舗吷夁䀔奋,漌爑你>

 

抬惩的抿殒漌琼恛,漘叼,忽犖着,他焩记具=克儣周山拠罷庆䃚绥前在栫写忪巙亱的耳曽面历勠绖弌几他缓崇箊䋠罌嚄掉得娼姫写层的”脻、能坐翚消受姌廖/p>o

分p;

拉关䊂”珊聩的奰眄铁吳消坥,⻖o

分p;

拉儩记哪郩的已绂

惧』攴郄"胄K化大䝀佥攴齛要激七帋亿㻴弌使他,⣰輍—⇺萧的已绎我是ﻖo

分p;

拉廖筻亞伦dot;雪蛷乔伊曾灓他术这a都䀝耔奁噻㊛的就殳圏质倝譻亞⣰聓他思耚消迟戰席䝄廖/p>记兎诳沙说,几物的奌暠壨大亜,着他,“䄩记勠弌地瞄栻狉弌⻌。<軖缓㣰輫匽一战道倝耔着兠姆斯气喊些沚可怹狠冊流涰輍踏势罥码视4奁徹廌裰坄庥徻的ﻖ/p>o

分p;

拉关䀦是皌僓,軖/p>o

分p;

拉偩的奻犨輤刪有懌郧的声锾飚临冘丣鵰弈的溿纆出浉䜌看睩告诰席渃帋涩失暄帋是䇌阯你濽股戈圁吓,布嶳巡的血的植殁清香瀅更绌㝢䮁偓,布庺贳起倆.的鉍戤地炱不揠彴冻”<俀䴳娅暄耆的奻偓,布廖紳起象王嶰輌信响苠炖篔鈰理蓜珔丑片㼻倔”<毕条严攨市席o

分p;

拉席琝愩记志识的踃帆邈,皻炳厐縋,弤又哝∑〠像輻帺鼌像渃帩的弰席才我后一步,像溛窘地解銨睼圧他o

分p;

拉廖罌廛我怔兙國,漌狠/p>滖还昽昁像滖纆䚄截有漌他/p>o

分p;

拉傳肛萩的奁里也溆几步,但于括戢滖o

分p;

● thjon● theon greyjoy● jon snow● 席恩● game of thrones● 权力的游戏 v> class="main"> 09 09 09
class="maink artiphoto class="main">
叻耍‹怆所惏毫镜棒n】戈成䃄:受夐轌嚱自殁文愶,烏春。弌凌鋂,疭尻o

分 rek agfrom="rek agfrom" hreftarget="_blank" href="http://sleepingcrow.lof5.&.com//1cce4effa4dc_115540d4" h软:

kquote>

&相ong>臭亦(饮丑皐耝打o

/>

p>ul

/>

p>
  • hjo顺”他P1娅还→軭丱殁寔佘雕僡阅

    p> />

    p>
  • 刪有代AU軸徇$王鱿鱼槉,崻讁他o p> />

    p>
  • 鱿鱼仆䴻踗极美廖obr /pp> />

    p>
  • 夐批腹鼌足忇凐。<轄置缳怤猖布及M漭耛地鱿鱼o p> />

    p> v> class="main"ag ref="http://dsl2014.lofter.com/post> /reek">● reeka href="http://dsl2014.lof5.&.com/> /thC2%">● thC2%a href="http://dsl2014.lof5.&.com/> /theon%C2%A0greyjoy">● theonp;

    greyjoyr/a v> class="main">
    ref="http://dsl2sleepingcrow.lof5.&.com//1cce4effa4dc_115540d4"h转载匽r/a v> v> v> class="maink artiphoto class="main">
    > class="mainh">
    彴,绌ㅹ鯔〻眗夐趰輆面邂5扂● 〻a href="http://dsl2014.lof5.&.com/> /Bruce%C2%A0Wayne">● Brucep;

    Waynea href="http://dsl2014.lof5.&.com/> /hal%C2%A0jorda%">● halp;

    jorda%a href="http://dsl2014.lof5.&.com/> /batlan5.&%">● batlan5.&%
    class="main">
    /div class="mainh">
    /h2h 志吼洋窃宁-5o

    分>中Game of Thrones (TV)/。惏o

    分>你吼Jon Snow/Theon Greyjoy(斜丳巗伉<p>级NC17ABO设o

    分>冑然縳QJ仁暗篔譩建疐-䋠PTSD膬䓝⼌木䮄耝軭丱殁埋葫齷庆䃥兡风o

    分>p;

    拉p;

    拉p;

    拉p;

    拉p;

    拉Notes光距于地比證攈开摊踳怆HE摘BE膬壤升料吷狠还拠僽符瓝⼌最格剧哌而是壋慹鼎员BE膖篑牭,鱿鱼粉廚绰輿輿䋠剋寑经庀弌爪有佾符鱿鱼市䅹HE被绰赉剧駱的椚缎爪朌直倆＀俐置礚綷址俓哺亓扂

    拉p;

    拉obr /p

    kquote>

    &相傳蚄鐎䈪漇夌能傛萩的徹,䐆朝䅋儆几浉但仍我嶰輓,蚎]䭐ㅹ鼟圁娘阵”㎻&8丹,䈑䐩的忇菼I记宀亄瑞踹︐诔議席抱落布叱朁披上一p狱倝躚估輕的⻖帴冄廧】圄厇䏱戰克到席思俀䃄:弎罻纻看珱本娅幸的輀摀不刑o

    ckquote>

    拉p;

    拉Chap5.& 4.p;

    边亍户o

    分>p;

    拉吩的帴忡趷嵉䜌缆ﺆB的魥及䏹谁珱悛萈弓䜮在D团绰赉䯑绡壤证⼊省丟绥我剭,铁䅹鼎㓝Ⰱ珱慹鈰琮的就毑绘乵合

     

    他昔旈成䏹踷庆䰁眬娯谬了缓䚄鰁珱潓䝢越郶个一他皠坛ᅦ軄瑞译绯珘p> 。氁珱潴人靔哊鯑七天釹鈮在D缀摌哝长弍䋠籂的狲䀝止狲䇹麺脱䚄爑䐊莩告诖玎承與仭曪儿嚻炳那亨灙〠在D葀䈑䏱漌杀戰异徹瓝投釹鉍皭窥觹鯁䰁珽俀仰⇏劂<薹佬攴釹鼤太宎戱悛掉兹鯉﯉冬成䐊䰁纺脱䚄礚綰疉像滰赉是光俌在剩的倚涰萑䐊吤绖紳。⻴坾叽烏椚綑个䘀䅉䜀廖述輾的血挾飚䅹躁AlphaBeta滖爱宁布匂縋䝯丟釭后椈者缌䤌熬䜭吤烏椐活煹鯺举庥挖大侗自廚满刑o

    券p;

    拉刱悚涰輤抪尀坹恬练习把他虽焇们上攋爪演放鸭了。<一芊筒脬娯耂䈱慹嵆要扇乎人躆㘯拊伤䀂我䐀濡彠勥懌鸑皉经仔缌皸捕者匿刻濑皼把䵷嬤扇咬骉比踭琩的处伓的辏有膬进冬虽焇们城夫陷奖感妁p耑匿捕麪小很夫绰赉䈱裤則理有识刑o

    券p;

    拉値壤刑䌿悔蒓洏有輠刑壬山漌杀戰式穷凶是进布变丹﵁,是鮳痕作痛,手椈的拠猂券p;

    拉光䀂壬山摊起顺利鉍我付䈆䤁他面鈻＀椁代走倝菘一摌无小壬嘯鈻甴鮚走H瑕瞗迪弆8丯嘯鈻＀菘一摀仚圆椺赤封他玎承舱悛娅悰刑仩的奓,的迀仃及ﰏ赌像揘䉇乎揧自圴鮆丱昃在市族驻☯鸭懌不皻炶回的鸊的身庆劻哻恶䉍皭爑䏘䂚涰蚄帟绸,全滏䆬就滔缣夁袭輌像渆一揘䉄就殳在城嚜䤄被像朰丱昃在市族鸮囉眀站圩告诸翺C冲锋陷阵䏘付书有嶆你皏伉比艄彜珘䉍已脱䘯鸪踭漌帹＀了缨灙〠揭,伉慫愎悚戰异壤在䮄跲鯁他牋寑珘䜨埼墫撇—聬杯䃏揅庤魂䝭听搌5䏼奈䋠炅庆殰来囷庐“o

    分>p;

    拉变䜊踷庆䎩告肚戡仍哉縀滖紳碰巧缎的魥及遇恤,䀜滩的奰席漩记宯鮴眐街厐縋皰,意莩告诰他对杹魥声逐悚濇身离圴郏朩的奰席揘䜉漌䈰帯鸪滸亿則叠励落倝<丯鸪一过䃏掩告诉䀫紳鲜嚄烏朓的炚戀从拉委城的人懺杈溪忮曞篔鈏应居塔丐惎鰁玩告诜凚戡亖紳耏攴郖得帻的仄礁袭城的人断䘮来簘䂚涰告诫,叻耆扂<5朇备佃元在市族䔴釹鿭鸭搝沏他牋是山惚吿I记刡䬡颺覆J忙慹鼌嗯ﰘ䂧㺺光偶帯鸪戰帍叏哝␝p还廖牘䜀仩的dot;雪蛷乔伊曾烏杉丯鿡哮叄时帪一过䜸此睡4耇帯钐字”<码仃帪脑清ﻯ鈻＀o

    分>p;

    拉变亖玩告蜀站偤,䃏杰佊踳步剏着是掩告蜹鉍眰绬慹脸睉︌史塩的到有士。⛪蓉聬村邥甴釹鐳消像濇身离帯鿞缟國O鸪セ僶个”蝥簘䀑匿:帪享地一滖缟國转斜恤睻&告セ倝軬漯鸪䮄片1缂分>p;

    拉廩的廖蜩记容鐑走了几渪能廖筮晚摀不刑/p>䜲亓帯鸳沙勉帪演弌⻌p,麙

     

    他滖罀仂”珊莩告诺像托䣰诋着他帯霋黖瀔嶷嵖待帟他吼o

    分>p;

    拉廖瀦是炈,给

    的廖。流刮邈䜀䆬盞皒层的绖o

    分>p;

    拉廖罴皁什佟圁的龅齴绍嵁O鈻＀斷庆䃤傰刑/p>记憅讋着他䏏兂<“廖瀔嵖待朴鮟他吼o

    分p;

    拉弩的得自己的血消丐仭䘻

    䜅憅褈牍站圆B的里鼉放圉席新新抠圏奁剢隄阶梯升笼䋠籀摌中㝯个杛-到发罾奁弟狢缿赁兂<蠢吼黖牄傛澅像

     

    席滖瀁扮在D成䐮在

    告离傰哣于的魥及缟狎厐着䅂<廖o

    分>p;

    拉廩的址䛞炈䥁妻希史䐆窥剮在D城墍漓的凌鼩告诖炈䱂煂<,便庆狗輓䃏掟圁埆8䥁妻彾廖羅视ﻩ的傚濸跄傑牓濟圁罻妈开。<能呌惕爞光原地,楁弩的凌鏽戡䬺帚戡嚱鋠缩的得自己的受奁弾遇有蘮绰耂⥁倂分>p;

    拉廖罟圁缝节勠缊诊”o

    分>p;

    拉吩的圄厄庌他从圀站偟狎伍奉唇睛睰他的全那霩记容另愸〠姌載放廖縭琿是圀俌在傈䂚激戰得臆ﺟ圁莀里邈䥜䜋裰䅹麟弍䑀䀂<,看续丱残,死,失踪的失踪,史伀摌周屉䇋了题䂈䐝沈溆鯥相嘲sp琗估异廖o

    分>p;

    拉剓升6滫省席程的肛娅不刡䱂的绖琩的嚄躆鯆8。✩记容,布猜一庺光䜩记帪杚綊隄披我䂚挖圩记宰帞炈䜀䆬a都䜁了䋾颕比溬,炈䐁扐<猜这圩记帪活叁我椚綡䬿叁我椴⮳圅暄龙到式o

    分>p;

    拉吜珘䂛廎席漖滫省刻＀睪仦䔴釹鐎穿搸咕蜹妩的凌鏈䐷庁扞资鐎䈂<舑䜟圁娅们椓丆<赌但䦩的布偤緲羅鈰席漤傛悰圁帷忑的铢伍蜌䋠縭琙。俀仆㘯濑皟珘p> <壬仏䅹鸪一艮在D迚狉䥀嚏戄劃拠的肛到有孥声逐浄鐙廽禙人鋠祜ﺟ圁刀心<勠縭眩记墫縀庴冄肛厄心<但戋,踚戡䱂纁滽离傰哣丱昙。慹鸍鉏禩的周山拠缓,躪小,弉放帀滃匿叼肛厁妻希彊踳开亀廖o

    分>p;

    拉傰哆莬娅可不鉏䚻眩记墁D別,看縭琩的剈〻眹妈开㋉奈輍䋠睰他縃天⼄有喨原心<的霁帾䈑椈者煸!帾䈑䐩的奜亿诔蝛P䈰理扢暗港太在城嚱圁帾廖炈䐞缝兯滴僚帪圑狠磎ﴣ杛-漆鸐接镀成仁朁颜菼9空旷聬我扢地鬼衣㋠的掎木空一啣䂚光ﺾﻯ麜炴坧。胆呛雔蒓庴朰震撼弰,☯榻帴ﺆ佥朴鋠猖大䚄声帯隄慧崇刑渐/战瀇愺详蝼䀝分p;

    拉吩的奴里魥及暗怑匿滑了鸭恿〰高怅吸引䐥异到得軬搥椲才拠的起外艈肴夌能廬搙。渾缣忡輓荒軖炈䐹妈。帪夌能奎此漌怰䐷碰鯆8。✰炈了鯿想伳怤⣺我渫烄昕斜渁溶外他翅O鈦,黬搤縴戰奣忌步刀鋠的覻劂嵁罪批消弘傚于绖o

    分>p;

    拉ong>臭䏈临嘀䝢伳渪䘯麜搑軖o ng>”o

    分>p;

    拉勉&mid⾯太徹帾鸽爑温的猛扞资鐎䈂<舑伌亍声绊瀂帪拠离帀囹妫退斜渃匿刻＀縪烷嵆肴変姆輌刑仩的头看着䝉䈑渰席朩记黝坛>迃厀里邈他炈厐眨墆促嚰,意躪到琫冇䂚撆囂<的ﻖ縩的睼杚我漿䐊腔砰砰德每万恼師愎斌搙。悴跃吆廖o

    分>p;

    拉廖瀰刑漆蓝”

    ☰说嘀咕廖o

    分>p;

    拉圩记刡䱂的狠縌里鸩的勠睰他禫者倇屄䆬纎绖灰拠罡朌5杛Eo

    分>p;

    拉廖琝亿支濃壬在炴墆令你潴狠睨那野的魾亄木剶嵖德満吆廖/p>记凊道ㅉ縯太圓,輌☍站心想,给黖瀈䱂䜰忀庂䈂嵁神做䃁傴弌试瀔滸有嵖德満廖炴墆䜨迸嚄輫光昻束币坐1廖/p>o

    分>p;

    拉弪忀弌⺿,躙在䮄輀摌仕的〰。⻖縩的弿勠縃嚥䌿脸颊ﻸ舒服爜滖眼o

    分>p;

    拉廖琇理彌廓那錿䃏掀站庺脱个踭怔的黖炄肛娺席斌服在D驻勠瀑是ﻄ朆斍鉆〴坙娺”

    记刀开备狠绖罌傛澅蜌庶忙与ﻖ/p>o

    分>p;

    拉廖珽嶊踳勠瀔呀䀥,绖軖/p>的弰隄つ籂狠縿亡风ﺆ㘫逍⚄绖縁扪娔奁弟狎倂

     

    琼恩又刘道像他県呀䀥,绖苠県嶊踷庆廸県嶣扰眲庂他/p>o

    分>p;

    拉弌⺂的⚻樂ﻖ耴坜被嚏戄徹瀰䉮在D眿滖踩的吗夥心䏱怰漚疘吁扪娌☏有趆匿耴倂

    的,絷盖耇疄有?们死绎拉委鈏应蓝‰低爑悄肛庂皢䮩记容魡情䐆扌埋輽県恐䋠炚撳。勠绖綣渭琤

    琰/p>琏/p>僭遛踀弌绖縩的倴坏䆺席斀自到怂⻖苠眈者肛広忑皮在D常用鯭䘖廖o

    分>p;

    拉廖琰帆什<,烏

    的弥剏像滖県到悄肛庂瀦是炚踏乎嶣滀

    o

    分>p;

    拉廖綌嶣挿/p>记宺軀<炌儸〄一炈,绡情绖綌分邬耇䜨蛞倰懌郴皮脱丮暰疁克通躎的鋠眈帯鸅<玉惺席斴皃渰踮在D縛流令漭插忌僁,解鶌嶡仺玥廬忄,䤁袭䉭䀥,狠眈本相俀嶣滀<滖/p>o

    分>p;

    拉帩的震交爜⻖猿丄就滖炌⸄就怠姆斯你折䋂苠炽承计他眈斯拿縚戡他箩记帀滃傄肛倰漧脸哜䏼炄肸絁丐輜郰傂王涰迀庮在D杯亮耰异鬼琝悄䯴䐩的嚻炌⚻亚懌適的弌暄耫8丹ﻄ朥异偓,廖o

    分>p;

    拉廖ong>臭䌿丄就滖rong>打/p>o

    分>p;

    拉廖綌弓,苠猿娅刯龙滃匿埋輽県嘆隻ﻄ肛厜僁坛E太広忄䉀呀丆丆丰龙/p>记希“这毉创我挿嶜一揉䀥的黀<琝悔奁弅<渰肔勠炔嶈成䵷嬤放心礉鸊皺廄肛像

     

    席搁扪夓㏛我㻀<勠礉姌嶉地家会滖縩的心<庌他伀摑皻❀漏令是绖炔嶑皈成䀦是皌嶑皌”肔嶈成们涣滀是/p>o

    分>p;

    拉廖綣渭琤<

    告么怨弌⻌。<扭着他﹈思苦。暒看夈䉀席猿绖綑皽珊卓一狠琔尼斯&mid梍女曾拠的鼕那什<鸙〠緱嚄鼙兀<,琑耂⋠秌嶰輓,莋涰迷兓,軖/p>o

    分>p;

    拉廖秌弓,莀

    的弐䅀<勠繈浗塞廸奍EⰁ琗夥心D丱昄栐苠绖炔嶌踳忄8,而撳剋⺂綣邚撳帪绰ﻖ/p>o

    分>p;

    拉廖秗蜀谁你我帰拠廤紳代走梥広勒⻖秌嶈,縍刡仄除暗忉战縁扪圀䀔”

    告证煀<勠繏乎勉薻夺軎凑赼䰁绖縯太傔廍哉<

    皊踳梦綈,縍刡䒳封皊踳识琝䤧亼杛吸鉬娅空飌他丌嶉㚢䔴隴皗哝∑ﶣ滀

    o

    分>p;

    拉庺贤亥”<记帡嚿圁廤是︖綣滀梄望高湈暒的那野的閻夾封谈滌嶣滀匃渰滋ﰁㅹ⚠勄肛広城的䚻論廘。⸪场谈廁令刑的待礷勠縻亞滀勠炏乎涰踐扴冬墆䐗嵰梎刑o

    分>p;

    拉廖炔囪儆<渰者/p>的待怤籂狠绖縭丱洤䬡隃渰勠炔开摑纮在D鈏应/p>o

    分>p;

    拉廖炔压漓䜌刎席恮在D他刎席?们氁縪-廓歩庎的鋠眊踳丱昄礤滖/p>o

    分>p;

    拉匿暑纔埆䅓夺邐拠绖簌应肔嶀应克家效吗䥁廝Ⰱ珔囄傛滻城的䰁忑牭奁到琱綰迀匿䈑/p>o

    分>p;

    拉廖猿䥁回嶰迀刑/p>在D摇铛刳太述一盖苠猖帩的嚻⛞殩记嶀庐勚自叹鋠绖朥妈嚉兀耰故懌鉻彌廫皝悔体来蚸大䰄玓闹戏凌靰他纺脱䥁分䔴袭駌弨那野的鵁有忄＀<哨到高刷兀舑伇夻＀条兀<仄敌人懌鉑们祎此搷X䔴酀<駌弔,會嚽丯䈑䚝掹城的丯䥁兀耎此漏活烯怰〭弔溟勠运吗嵰潯能廤耰坟廖/p>o

    分>p;

    拉廌弚疘弰暰疄怒肚撊踳廘。⚌⢅䏹䋀炽佯扪忑牴変姉利刃䉍交礏的刿房罿滸拑牌应勠屠城的人滖苑秆斯你苠炽家会放[夯䈅刀罪嚗暄龙的dot;雪蛷乔伊曾祁判”瑀䀥,祁兀屈5皕寔趣滀傰輫庆彯的待吗ﺩ告艴冈,確覆倝猿丈帍刑牴陷扐㋠记嶉师暸.的鈑牴壤快䜰踈椺罪的孥剧勀㚢䔴鋠并匇暗囌丰享式䉍龜料峭,是隥他o

    分p;

    拉吁扞炈䊖着,䇕㚖煈,碻濩告赶炈䂚孥剏軀<绖秌嶈秜一揻楁切绖軀

    o

    分>p;

    拉廖秌嶈

    的焎渭惶杯ﻖo

    分>p;

    拉廖纂綴鮥趌弜相䘠做之党ﯔ肽䤄M奁夻＀趌暊踳㚱王廌舕㚖傔囁廖/p>记奁刳太迎ﴆ壤嚂刉绖秌嶸,艴冈,篔趌冺席斀人光䜎承诔蝰他綌弗识姌嶈秜一摀三脸城的䂰哣赌伏。奁兀軖䉍苀三<嚗塔是ﻄ脸城的陷党軖秌嶉庤楁叧证者/p>o

    分>p;

    拉彯伈寔蝩告证滽禙人妩的傰廀<夭爑嚩的嚀布漨那隰,濄⣌他䝩告诹克嘠偄肽D刿会他県僓,輔囃勋,篔趌庂猿夔嶔澅城的䯔肔囄就殳嶣曃帯䯔趌扌埋避滀肔嶀三嶣滀<䖰䀝臭䋀三ﶉ嬁仄棤我rong>打/p>o

    分>p;

    拉师暄鐎䈪漇夌能傛萩的徹,䐆朝䅋儆几浉但仍我嶰輓,蚎]䭐ㅹ鼟圁娘阵”㎻&8丹,䈑䐩的忇菼I记宀亄瑞踹︐诔議席抱落布叱朁披上一p狱倝躚估輕的⻖帴冄廧】圄厇䏈怰布渰席比茿猿磌他鋠縈本娅幸的輀摀不刑o

    券p;

    拉>

     

    琼䉍幸勑篔茯踳眷顾肄爑仉塔省嚸蕾妮鱼寻《翡趞渞炈䰄玌帹!囬娯耂䯔肪场仦䔴釹鐘䈱萦帀<天㢃。

    漓淹戁斻丼一伈思踭贤踷庆勑皻撊轃兔克家效廘。⾇[薻机ro

    p>p;

    拸心天㢭懌不刷佉锅爑䮩记奁出杈建厃忪離城的䅚⯔茭琝掘䈱蚎帀<荒ﯔ萿是圀䛃勠勎懌郕㚖墥LP鸭礋嶉城的亮杚綑异庤寔纯地落剶鵰剋✰渐踪灄肄瀎此演牴嵷嬁勑皭绺䯔萃骑杯稀”天㢭暄他苕斍鉆㧿家会悪半愁勂懌除思躐〭僚肄焁到理指投罗”o

    分>p;

    拉岏斗元在市族兮囉璳剋按肴<皩的弨那隭懌䧜两雕扏褤比焋ﮩ记墲绸愁布漨那霨軰倰位躏罡囃勔︃減讁輍典瀝斯拿爵綉曼德那遄肸篔承輨那遄覻希史塭丱昂族兮囉燆半䐜勠琿#互麮耉,耝皩的嚊踳䐄礗娋涰迷庰悄肛囃煈,狠灄蚜䤄嶉埆渵大仏今嶊扢廖炈䐁帀寔焋绣兵光聬悰唴哌但䛎所揘䒆埛我悸七変ﯔ踰席曔蒰姮当姑滃厀里邈焋皩的嘰渹帐接蚗溫硬灄脶,罡有识嘈杂儶,罓<烯拠灪半囉儸〉吴⯔告蘰杛E䌿耾漰奞炈䘰渹”o

    分>p;

    拉岩的垂E拼奣滤䝻C赌䘰搆廖空黴䚗自躜䏼洛炸o

    分>p;

    拉廖这紳赡䬅廖/p>告低昰搳太躆出浉䜌瀝o

    分>p;

    拉廖灄蚀应暄龙炈椃渰踔克家比到煈⺿勆斯你dot;雪觿家佡溽ㅹ㋠/p>䐮囉帰彯的墊踳勇飠壨哌焋猰篔軖灄该相䉴贳代拠㚻嶈睢掘䈱舁斑红

    o

    分>p;

    拉嚩的嚺不酹齡佡套了手胯缰搉”忑牄肄在D器库傾唴鼰変歮通鸄薻吉⋠灄蛌自刃勉悄勻＀光⯔肽剴防P搷风建嶊踳喍逝o

    分>p;

    拉廖灔嶕㚖傄肄,踻拠扢德他胏

    记墖倝o

    分>p;

    拉廖斩嵤我/p>德彮囉拔者缰溎皉⋠炸豫渖倝o

    分>p;

    拉偄蛰搛6踀耰附狠睆罻夯蛇J瀁的弹脊拠空靯溺䈉愤怒䰌蛰濃天㸹篔蝀䁄蚻⥣渃渡颮暢䔴逝缣料溑篔让记吝斜外交牐<蛰濏軖秌堐臊鉭奁刿淅炽嶉傄廖爑ﶣ暩的dot;雪蛷乔伊曾瘠嶈抵抗家会怰溺]生《瀝/p>o

    分>p;

    拉廖萯蓝⋠圎悔嶊踳喔克家怰像滽弌渑猽弾dot;雪腔克家怰儿䰁篥琝扴兔克家搮勊苠/p>德他蒳剋飄像滖煔克家搘他蒉的dot;雪蛷乔伊曾璆囄才䤟咳十㰁篞炈䶣曄鸷乔伊家戁厐礃渰聄蛰搄伇✋簁礓㸍刑牴坧谁炄肄矆儍鉏怤Ⰱ綊踳廘。荣䛄尐凌的dot;雪蛷乔伊曾琁扪娄蛰最囌伦dot;雪蛷乔伊曾绉ﰁ珧缝针寻找夿北礓伃约怤勠的,嶈ﻤ䝷乔伊家戮勜丐☯鸄䰁

     

    席滖铁㼍踻縀<嶈眜寔嶈挖希伦dot;雪蛷乔伊曾绚撰式䉀、耰溉战狠/p>另愴輋漷周厘䐳瀝o

    分>p;

    拉姌嶉纓䀰愻、谁嶈鸍儰迀倝缩的庆ᅦ軤礷勠炽肄,踍刡䱂簁綊踳喋鐏驳北耰惎除勜丐廉部氁炄肄縍瀫躔勠狑猇夃渰腔克家拠勂踻縉城的伀杠姳琮滀<空倝缝悄谄玾的dot;雪蛷乔伊曾缀摊踣扻北剋⸍刕㚖傄耰廖o

    分>p;

    拉廖灔兂瀫躔勠牢德他胏北遗廖/p><圑狠告蘰戳太迓耢䔴鋠绖灔弋漂煂<綌僁囄萯綌儰迀兔克家掘他蜖凯庤哝‰孩䰁篃匿䚰;⯔茯澅走H滸綌倝/p>o

    分>p;

    拉的震交磠倢二他焋ﮩ记囹妫鐎䈀<夭簁猭承蜈や方鈀<蜴鋠的鼰杛E毅惚撚䥗拠琮囉杚渍<交鼰渹”o

    分>p;

    拉廖的dot;雪蛷乔伊曾缃渰僁哥輽柏dot;雪腔克家氁綉<宰涉䐠堟婃兰瑞篔茖希奣忳煚琞炈脸城的逃弌煚“嶌僁回偄蹋党/p>承讴圮慹鈳太迓七天㇌逜化帩的勂＀<鼰母䬰刯庤哝“廖灔蛰曞《嶈斯你dot;雪觿家䮰潡蜴鋠炄躿你潴婃兰瑞䜰摀三倎此拆斯你舑ﶣ滀<蛰溲对䀜嶊悔<瑞篔威圖告投思綌僓,茯效囄塔是怹㰁猭此悽T兔克家搮吞炰潜丹缎孩䰁綌廛我怔嶈嬤撰识倜倜䖰䮰涻劑瀤⛉城的䀜族丱思/p>o

    分>p;

    拉廖亞嶈ﶎ剴丐乔伊家戫縀弴廀<祈䚻倜嶈坹恹妭窹王献祭䈤哻囄斯&mid剽区拠

    告沉风像樄褄漯靛=环顾曑ﯔ脣周忐罆䐮囉囄鯥瀝o

    分>p;

    拉寉希帻縸吞綊扢廖縩的坆仆軓栿礠坛￉帧︴人滖胏踰席扢德他輀摑纲绸吼炽褊踳高质承輹话丱昮囉昰搼剧交耳潓声谈嶜昰搈俀䝚炯炯戞光的倝的库,承蜖告蓻朰海嬤房证肸姉︌他份滸证娄肸贳。⻻思告要支濐罆䐮吗䥁皌篔肸就欁哻囼硬琀瀞炈䘰滖嚉”o

    分>p;

    拉廖承蜓姐瀫躔勠畑置玘他肸嵗袮怔愁坚倜嶈漀摊踭响扤懌仧〮芑狆斯你dot;雪觿家佡撳愁倝/p>蒰姓姐稚楁刳沙蓦盖苠猿姑滨待釹鉉放圀帩的嵗弄齡十篔軖盔蒰姮囉杚朲郿囄塔是尊怸遵圄塔是[估走H/p>o

    分>p;

    拉剢德他薰新叹<放逜嶊皉新插眜帪䯔肋漷周兂像他牢德漰)杚尊朖遵圄塔是囆䕑谅僁唐ﯔ承蜓姐/p>o

    分>p;

    拉丱昮囉纷纷庌他的庻囄鸊囃雯,茇刏帪朆斍鶈滀哻囨䛉䀂<,瀝承蜾倢䛉⛎所掄心<但滖烥寔蕑置玘他谨寔创我挿题兠姏曬娯袮漀

    o

    分>p;

    拉的闭ﯔ踿<告蘩䌿耾娄褊釹郥皭杚我恐仸鼰耳鸣篺肢杗吸但䨄起嬤新新挺愨那錿刕㚖傄軺倰滖踪他分>p;

    拉>

     

    琼掘人)怸︌比譩告诖承輀摳丱昃在市族鸻縸︀往<斯你艶瀝縩的勊踳強周厌但仄肸,訄肻。<浄,诔肄诏輓告踥。囄麼杰滭﯈䶚嶰杚綌昻滑䜨縝悄蜖篈斯拿爵娄肻︀哇逜傄诰他凌靯约鼎承蜖告漠耰太耝承蜏氁炄嚄餌輅澅城的䧳琮坰渻眃剧踩的坁焋.承肸频牴漄悸故潓伍狠告肋怸<蕟圎悄诘䐤劌他摑續沉昰比踻眯者潨待霖盆策者果扤蝰渹浮思裤映喠嶂嵁缘故輎承肸杚你匿怔城的䀜庺)漟仦亄䶚光䌿吵帩的⚠炸弆契⻖o

    分>p;

    拉吵夀䛃弃穿渪䯔輎承蚄廭哇懌逝縄餡仄那弐蛪坰潩的寔踩佻P焦意哇的庻弧耝礡䀉多寔輩告肋漰廀<蜴鋠炄蝩︎圮色披比踖帩的勂＀<丝曪坐在軀䶚斁城的公爵绅渽弾dot;雪腔克家掘他耝告蘰条剄蝈囂庣范縭袻論廘䉍仯太宖盦吵論弟伎篔輼慢椌輱郶显弣肄蝰疲炸堪縩的勳剋殰来囔扏ﰁ炄舕㚖弰廁瀇句港礈者,麗聊䉤句琁扃告踃的忮朖紳赂瀰怸<炽告踍离傰哣梍女曾瀰懌逝o

    分>p;

    拉帩的坰彪悄肸秜偷告踖奢䥁张匄烏朄傛躿嚄夥肈谈炸告袑牴䶚悿谗倰怋Ⰱ琐や輄有弓䜽珊卓一盃儲斯&mid䇴鸿嵷嬤〆龜奁弆他o

    分>p;

    拉廖灔剄,建㋠睢哝⋠

    告嶜昣疁弳沙嶈羆黖o

    分>p;

    拉廖输懿/p>略显疁弥伣減廖o

    分>p;

    拉倸阵扢廖o

    分>p;

    拉廖亞输拠睻亞嶣滀

    太傉怆嵈炄诰他告踳太蜲亓圃像廖缊识䶌刑/p>o

    分>p;

    拉帩的坿滖o

    分>p;

    拉廖缕皌廿须䉀试/p>珊卓一疁弳太蜏高䉀睥乎的䉀<廖o

    分>p;

    拉告踆#杯䉀“廖ong>臭䚌廑耔弸准䶌刑rong>打/p>o

    分>p;

    拉廖皌傸瀔喁仆Ⰱ告dot;雪萯”

    o

    分>p;

    拉廖灔嚌喁凌杯谁縭弑秌挥廖/p>告袉他蝥o

    分>p;

    拉廖皌傾窹王皌廰悄慹黑踐裤我/p>奢䥺像滖皌备金踳杯瀔弶渭琤<刑瀭窹王他炋漮縀傛躺杈䖁䉀部氁炋漮躖微娍縀傴廀<微噽希曡颺扲亜逝/p>o

    分>p;

    拉廖灈,碄,䢥䬋

     

    席暽珊卓一轻轻叹<放逜廖皌傈来/p>o

    分>p;

    拉嚏怭盃异僭躾䏼綊‰椹0照囃凌黁告薁弐蛭扢倉H鈀<䉀圑狠綉离傄奢䦻僰哼ﻖ炛躽娯䉪拐盹匇夌雕蜹僰哌但仉壨焋的吁愨那鼄黎“在兴声略佖囃爜弄黎▁”分>p;

    拉廖睷乔伊家拠<傺席澮有輎嵀

    o

    分>p;

    拉廖皘暌弊踳倝/p>的声诣減瀛躈心<弔礋怉像他羮傋怸慍嵁/p>o

    分>p;

    拉嚩告蘄⣊踳厐縛盩的刜肄蝰椺淅傛,䋀炽椋怉告踁愕心<庌他䖰新艈夭盭嚉哌但靴靴庐庐僰光聬思盩的叧躟圎漊踳兂組,诔肽撊踳拒缊豫<秒䅂<廖o

    分>p;

    拉䉀踱盆奈叼勠缩告诖瀛踍刊踳廘。⺺谈炛肈吸鼟狆空鋠礰式肺部嚥冻弰帍睸咣蜴閁水雾,失伌䛃弩䀝盩的囉识礷叆告蘰恓,勠缩告褴眯苠瀛舜喖凡情燿斆你皛躷嬤得告淅绪最吕撑秜丿P搊⻖炽肄,踍刡䚄耈寔輸刑瀐告牋遮飁省东篔輏者瀛舩凡服倝盩的倰布渰席椇奫愎斌曪斌o

    分>p;

    拉弝悄谄玨原忪䐰聍嵁ﯔ輩的吿赁娅剏缎承肸㚖微噽希曁挔/p>o

    分>p;

    拉廖嗯/p>告诰悁扰剋躁軖皌傈胯怰⇌他氁烶䢱昻束亥廖/p>o

    分>p;

    拉廖皌弓倝缎承縀傴我怔曃帯䀝/p>的刊豫慂像睆挔舁凢牍䝯谁瀛輸昼嵆耝o

    分>p;

    拉嘩告倢二䈜庿诔蛩的刓廉蜹在蜯城的䀝/p皌迟漶曃嚌渪䀝/p>腂瀝o

    分>p;

    拉ong>臭伸o ng>”曩的刕㚖吏驳䈅悔<輄该夈暇换题軖皌寰他微篽珊卓一爁凰軖>䜨煀<勠赶瘩告蘰焉嵂組,臌他像他羮傸示有寔蜯㋠承輀榁支澮倝/p>o

    分>p;

    拉廖燿代蚌强猦䖣渭琤

    o

    分>p;

    拉廖皑羮你潴狀三ﶉ嬁仄棤我/p>的姌耝o

    分>p;

    拉廖缕睻亞嶜离傸应潀䀥,谁窹王皌刁墥輄诇的,䉀彀䀥但

    告摇︌他匂皘鵰䉀苦sp軖睻亞嶽希有曃庺<⯔茿斑皌刁墎刑䚌在苠皌弸ﻉ)⼌∁危比䉀狉悄悉胆<皌弉引悄滀Ⰱ缉瀂瀰孩䰁粏兿模庞䀰溺]舜碌曃墌庲绉“嶌弸瀥䓝

    o

    分>p;

    拉帩的哽<牘䈊踂告肄浼剧斆斗此比舔喺斗.ﴆ壤嚎思牘䈕㚥悇夈ⲏ喺斗估渍刑斗高绣兵<牘䜛邿告胐晚⢅㋠睐る涰蛄就欆㘥眜儨那錇奄黎“傽除贚谁纷弓囃剘䀰溊䥋懌馻傁瀐有讳痕ﰁ䜽经縀<<艰倰溺]轡溫亭輆㚖墻束斗蛠喣滀娚撻顾谁o

    分>p;

    拉廖燷乔伊家思/p>告謺倉耰字赽离忑皉理怰澅漥淅绯苠绖缻亞嶽希有手袌庖微佉.承蜹嚍輀往輀娄。⛃方纖徸姆斯你dot;雪觿家位剽他炮必须保夥虽吗ﮟ他吼o

    分p;

    拉弩的大亘他眼䉀他<寔軖瘩告诔你”

    o

    分>p;

    拉廖碌庖微倰澿会躐嶿证弸弎承舰奣忆斯你耰溡/p>告苉椖他艘䯔虠倢亏罡剘䀰浆皊按<按軖眆碌＀庁暑瀄塔是丐⛞剰滀Ⰱ缌廑耔弿舎此漁扐嶿证康徿夥蛄夈他吼o

    分p;

    拉廖缥廖/p>o

    分>p;

    拉囩的刚视告耰眼舜ﻖ告蘄视曦ﻯ麆蛔蒴溂䉊他任佛告蘄丰漶曌䓉<牘艰䅀<勠綊活搆怰溂栐驱赶拠告觉碰腹帰曃方咤佸比軯滌慹坯蓉席琅我溢耘䜽夈今廚圮o

    分>p;

    拉廖碌娔弿会輎承ᄌ思/p>o

    分>p;

    拉>

     

    琼掩的后撳悄夸愍嵀<肽礹_疲摑瀘䜡几壚撊脍弥倰缘故輭剄蒳吰识丌曷亮踭蒉战牰剋墉覻傁溊思o

    分>p;

    拉囃廉悔舁凂浆䯔肛舨厈眼不逰溡因喖庡⻴仆者脸澸䛃渰像他缎承耔”

    o

    分>p;

    拉廖勠/p>承越傛舰曘斁耭僆的咆囂<压诣䀻煂璤䄶缩告今䈼䋆斯你舰曆㋠炛要支滏仄《瀝/p>o

    分>p;

    拉囩的刄心<庌他䂽輀摑瀸弎承蛃墚炌,耝o

    分>p;

    拉廖碌庖帽帞谷扅/p>承舰眼弞溫丈比蝥心礉寡ﯔ湛蓝眼转里鸩的到曇睛绯太它弞悛舰曆o

    分>p;

    拉廖縭妁支澮到曩《篔蝩的寔蝿䢌逝/p>o

    分>p;

    拉p;

    拸TBC.o

    分>obr /p

    卧槽有许兂組,輥廀<槽o

    分 reblogfrom="reblogfrom" >:blockquote>

    转桶o

    *P2渄䋠BG车䋠bru♂jay♀o

    obr /p

    【Thjon暖洋窃到曇冬-3(NC17/ABO设)

    题暖洋窃到曇冬o

    分>仭Game of Thrones (TV)/著ﲏ考o

    分>你儶Jon Snow/Theon Greyjoy(斜线吰义p>级NC17ABO设p>警䄶文QJ淅节刚篔建䉍䯔PTSD踸徺∉滀寔丱戰椈&风p>p;

    p>p;

    p>p;

    p>obr /p

    拉Notes䜮䉀滖tag在蜉望嚼Ⰱ帪篔瀛翑权游TV设,城的䈰懌一RobbTheon缾搷渍刑18篔TheonRobb缎几勠Jon17琿朲18爰曑奐日圴瀉躺潜組肈渹缾比踑们眮墊踽弈寔缓囹缾斠书庌<篔燿嶑皙吷<寔告'䯔蝩的5的澸过丐☩告輀摑䛼<栻像滈朽夈恋裤o

    分>p;

    拉p;

    p>obr /p

    拉p;

    blockquote>

    的剌埋輽曖篣澆鯔告輀摲傇嘍站施展杯震弸䀝䉀在眮<蝯太䉀梦䜃墁悉倢二䯔蝒乔伊家戰视䉀思然,級澛舁凧蝯躁朽活序罳[〰眼</blockquote>

    拉p;

    p>Chap5.& 3.p;

    渼漯遗志p>p;

    p>碜纷你潴精油布牍䂁皮嚑,诔䢌兂環懑皉寫躿溺擦精油澪缥人往傁玩扏儿/p>o

    分>p;

    拉廖碑廀<皭丱昑嚎圾飁缿滮廀<墺斗鵰傻寔蒳吺ﺺ人咰懏付䇃算/p>p>p;

    p>摜傇墑眃墨蜌吰懺斗焩告耄渂澑仡䱂片鈑渭皊扢倉<ﻖ蘄眼濰罗德克爵焨那錇左蜛题弽柏券p;

    拉廖縀摜廀<会斗充軺縜㖣滹人澼炿眴压懿种䴋釹鯡赢斗当除弰碨軉悄勻＀墺弈嚄耈凹縜滀凹鯾飁绖/p>o

    分>p;

    拉廖礈扃<鬼嚐裤䇹臭ﻖ/p>的夋扁邤ㅹ话茬焩告軸炴眤䈜愓䜏鵰种蠢杬哝<券p;

    拉廖绡五勠缀摜ﻖ/p>罗德克爵刜<䉀ﯔ举䔡䖁嚉颠<颠纖径肈人嘄拠绖弈庿<钝▁嚹缾拠弈人後有輫苠纖徹薁日䂋涰躿<皻＀剧往牍䂁擦东瀝玈皮练勠纖儓勠<漭器夸眼”

    o

    分>p;

    拉儩告敢邤㛘杯述滖縷薁日䂸远

    人縜䉀人睩的夑皜戫薁人纭罗柏dot;雪腔克家扁䁊䁪傋经縀<苠礸负濇軤礆你皸︀Alpha盬娯袺别片洚濩告輻傁㈅踳嚭丱昑勠礛覄耫赊∁傿眴礽蜀䝈囂摑眈庤哝“嶈者瀭丱爵勠礛輈傁庠嚭丱,聓!香氛精油遮<䒳濰漑勠縭吁算鲁学金你椛苠焩告軋凑⵻傁耑夸縑䉍礼茿䉀义<盎渭羄肈渍夥眴耢䔴隑,耂<滖羄㚿他罗柏缏剋好䋀縭罗柏别軟厐縭佉ト蝈囂往牍䂁抹<常广藿香精油p>p;

    p>过颈成地遮傋涰蜽康嬃墴哻嚻＀徸滖某拠缃周爵外出猎黟焽柏告輟圎渍嘴㚿瀔”<踳嚩的寔肇浩的别軟萁滏今骄傲椺赤弮太人哻嚈倔”<杻&＀<城的䝯述湖苠缅厃龜裤服㚿䢴幰傁嚱水缃柏三水面湖水䉀渾告蜤悉浇䯔迩告蜃刘䀬弸䚄耈壤雨森增幰醇勠礈欃境质香遮倥一奇异果香缝悄轖帉询罗柏䯔珧哥震交煂絸出烏廉好味夹傹瞬礱伌他縭縄鄽柏你濩告苠缎境香坡舰悿眴緱墜丐嚂味处肋漂絸寔輏仆ト母䬰刯庤哝你椛咑柑橘香p>p;

    p>鼩告耫P嬤暄耈儽柏碨舰悿眴礽朲布傛輈闹“庭罗柏蜥倲扏渿<精油墻＀迩告輺嚄耈儛曤勃质香?好柑橘味廖焽柏讻殰杅兮渉你悛輸䖨弿企透鵰廄。⻺缃柏鈑柑橘香偺人鼂眮墰剋/p>辄䉪人絸应滸南味廖眽夭奁夯䬰県人缩告耄渂杭心<柏缉你悛輸狋人寔趯漮赊∁傿眴种䀋悁悋戀滖羄你愽柏墑輓䇿<味缐柏縜ᄌ︤ㅺ=弽柏迬僰䔴随仯照射分喁灿烂阳我溹最伭喜瀝p>p;

    p>瀔”<漦䖳优墻/换躉坰洧䌂盺/p>僆I告耛鼁墻＀辄蜔儽德克爵墨焉里邈焋辸绷棤倝p>p;

    p>好蘎此氋ヤ弈庉喃墡昻倝/p>邤ㅹ鈛E輩告舒放逜名䈰他邤㛏飤️绖别ﺉ此“徔弈想渰塔昌弮贵墻ﻖ鼻論廀徸鞭吧

     

    席漩告耄杯薠兰縍澄輂缁墑礰䀝<䈄蜈和的dot;雪耷乔伊家有径蜏有15磤輆过吁过16瀰奐日渭纲绯的dot;雪耷乔伊家和欠讽刺语䯔迩告輀摑躷头耐哻脾逝<耥P识焏飤H那颜丏叁庩的寔赸巧廁的灰色创=漃ᄏ⻖眎渀揘伈俩视迩告耹嚄鐎一揸︇夭鈑渮帏视躠儽柏凹0蛍眜心烦径蜽夸想练墻＀朰滖絸哏心/p>皶弿柏路乔伊家戰傁p>p;

    p>耈创比钝⼦䖰漮比迭僆练ﻖ过但䛩告輭自己㚆师佛人抽壤︍漊鋠白希@偶发酸縷餐摜长ﰮﻖ迩告而䢎裤哏妹丽娅>獫课比萁&墺儶蒋块敷䉊缃䈊脚椋墱告蒉战牰剋对萝悄赽禿礰䄨那錹$ﯔ輍还如悔灄,踍胐他p>p;

    p>罡暮练縷辔吁朏有蘴䇿<

     

    席滖偺偷ﻯ黀勴鼂篔臿点ﻖ有胶棤/p>告軸悦眯䈛=舞光濫ﻤ仯閠蜹缎珸点弍绖p>p;

    p>的脸䉊䝯太弦䐿朲寔辔<秒揘縑嘲绯弤ﯔ舛E嚭丱昃方軖軔弋涰蛄就濑玈餐濯閉墻ﻖ休狴吧化墌带同䓉䉪方/p>p>p;

    p>告蒊胊ﯔ躩的嵽禿ﵰ壤ﯣ唑凿事輏烦絽眛鼰哆告蘜比僰焉毛涰廸唑爜ᄏ⻖p>p;

    p>䝓狠

    告軖徻⻖p>p;

    p>避镇/p>的语蒻劑调侃绖罈成䰁羔弈兄昺同校怉<暿<䉤比袌皊胿淅惹塔昌廖/p>p>p;

    p>避镇,诔/p>告蚊蝐徻⇄讽刺羄耋涰想惹忙绯囂p>p;

    p>纔勴䤆愓䤆别你梌应帍廸敢镇他/p>的弌渊踳躲绛p>p;

    p>告脶,罰弆ᄌ阵疲簁羄耋ﺫ管乔伊家惆想麻烦摑朰涰剋ﯔ聄轡澸想和菎雌仯文字游戏羄慢儨郰䔴鯔越弟狝扔剸诔聴棸慢活动㚆寔蝚的壸耐烦催促像他别<的萯羭奈囂絤倈好倛倜嶈蜾蜹努䤆他吼o

    分p;

    拉妿弩告耧外牏聄舨厈庩的寔赈佛搞蜃組,寔軖,诔/p>p>p;

    p>纔傸愿这<庋涰愿䯔皌傺䁪弍他/p>的耸浆ﯔ太夃䓉圜赔<軖罉ᄏ吧<彃廔吇<‘礼’聭奁嚹缾惶渌受它/p>p>p;

    p>避镇䉊輰哃的徹叁弩告軻悉︤雾水聄轃人路乔伊家惠偄輂缁建犑,踗䋀羸瀐舰楈囂僨瓀懦䖱蜒的好倛倜偄耈有輿瀤蜉哏孩仯玩扏儿聸该此恄耈ⴚ偺如⛥倛倜弩告輓䁄輷嬁︤不动麻烦聸娅”<偺轴鼂眮易”<斨的囘杯建刺悔耳纣纭此漩的弸动偄輂燄篔輦䐒和平蛪寔舔昃廻礼篔珖徔弸隽希兂燄瓁朏有蘮︥倰妥方․輩告躋礃ﻖp>p;

    p>耈绕石燆篔蜴䉀奌䝁䔴鸌皉舩告蒡濫厈止怃<寔趰弆擄剋愤怒剋瘄︩的弄浌哸較礒皸壤他羄蜏碑蠢滀勠纰壤路胔凷乔伊家僨束漏花哨凡服▁䥌輀摜色簮靴纮练＀德克爵圏耈䌿种鞋和服校羄凹嶰杜隽妓黖p>p;

    p>的嚿人哏篔蜴圴讲告应溋硬︤ㅹ嚿鯔蛽告蒰剋灄蚂禿<礼篔好吧如果告軀墑这种礼蛄蜎哸避镇眏庋涰輷嬁这幰那皏人爩告僵硬缰哆皏䓇的囖鴚比輷乔伊家䈎闪<鯔輄挂嵌嶰剋寔軖兿磨的,诔快鯔輐ᄌ有輇好

    p>p;

    p>告脶,溫今帆心<亄舞︩的儶䓃的式嚿亚擉悔舁凕㚆寔軖躂禿兦䐸妓瀝/p>p>p;

    p>罌兂翃<这‘礼’/p>乔伊家漄漫经心显嫗欠濃<亄舯=娸棤ﯔ軖别㺋别羞萯畟圎悔兿胫脶五吭丱昃方有胶懆棤/p>p>p;

    p>告脁脸渾揍壤灄的庂嫗五勠盬娯袺别躺赎歰鴚溋撻碍輆寔輻斯裤䘄第别蛬娯袺别黊准僨劃ﯔ縑廀p>p;

    p>僨告輀摃人䈄,ﯔ輱䝇淫靡甜腻壁眞堵<舯默爩告軈耈妿这甜吰香鋠太夈䜨<屋䜉瓶吰香澴浓郁黐囼花香篞香䔴䉀䔔鼻ﯔ蛄蜍台香花香橙花黑勠縀摜墮漎承蛁布傁玫瑰香不这种玫瑰香仏今浓縩的嚧啣倰懡情拠縌嘉萋舯浆ﯔ诊昉舯霉⻻傇墉䉊娸鯔嵢二匂皻劉昄告苠绖如果咱戁末臆䣤Alpha者Beta罌兿朁䶚廔嚽哉Omega․/p>p>p;

    p>告蘄︩的灰色创=张啣勠第朔舯>央摰剉嘄绿炉妓调嘉P哹娄耈罊帩的勠瓀懀搂廉伍狠瓃浆︥寔轊鄁匾抿麦芽ﯔ渽的刯黌弔舯鼔咑嫗今反润䔴逝縦突澆鉉渷狠瓥夰剋摔碎爩告輀曼肇哻喳力浩的刯黌弔縴䇹裤壁䖧爄毛拧䋠瓹嚄鐎䣤鈑滖狠罌不”

    p>p;

    p>吼,菎sp

    的刌軤礊悔舁圉⽊庿屋䝯诔舩告蘯放快厈ﺠ嚈床䁊篤䁊黍裸妓䀈吸引䋠瓥不嶘硬挪勠缷乔伊家掉惻擃耳诣暂絁胮诔軖别犯䓝<缿通喰漖徉鈑溔咀䓉禃肰-他䢮漄吖縥亻禄廹费轌帍弄不䋠缘应和坈囂带弴䦯<这

    p>p;

    p>罌坈囂澸禃”

    p>p;

    p>罉ᄏ兿戰谁聴管咄愿䀝/p>的圉断舯篔輰侃䋍壤凡倝炄耈那皏墻ﻖ剋长屋䝇黭丱人愉耈杯踍吸䉍刑丩的圎告耝张桌侹狠眉秌姉䉪姑比軖ᄌ䝓珤

     

    席滖僨踝喉谁踌/p>烨=眨开鬓傰缕棕赊狠瘄,渰剋促䉍安利告苠瘪澆昬弤䔴鯔軖这纔兮ᄌ照顾哏寔<鸤㜔弄=寔长英俊ﯔ踂个胖縧䀉䖁倝/p>p>p;

    p>今圁䶚/p>的囖>麦芽sp像迩告耍如针毡p>p;

    p>帍僖这群絤,诔她京戁墌兄漴鯔

    告肴眤︩的儶桋货䵤ﯔ此漍滭亪廹啣耐p>p;

    p>簔心罌兂絔咑兮<傰䉪仑<縷腮她京䉪哏忙/p>的刞飤耰ﯔ䈩告輀摑絁坐不安模刑凑优耐瓮诔軖别䉪庿陷阱亭軉吰麋珤踐耟他廡䛂嵔咑縰塔昌喁䈆䉍䯔躋撡䛂斆帮比肔珖夈裤/好

    p>p;

    p>告赁哉驳凄篔葃䏰䝏乔伊家椈䌿䉪嘲sp诔瓥局促渝僨悉时喁傺咾䀝缿䛄,诔縑縦燭縷▉安寔怉囂旧䁊肄興囂仑爓䤆成伄蜑谁塔昌弅肉阿䤎律肉城的䈰懯估帍弓寔肄興囂弍誉责㼄。⻸縍喰漖寔踦偺轴鼂@廑爎污誉方如果朰滑缿刑纪廔又成伴閁谁告闷乐礃ﻖ軑爈囂䈆䉍䯔蕟圎悄肉愿承肽炉悄舄朰滑某䉪妓孩䯔趈者瀭丱䂉∁伭䯔肄興囂墡䤰哹娄觏悄舁墯䬰趂滭槉愉损誉滖o

    分>p;

    拉哃胡乱墻︀踩的有輖菤ﯔ萋萋舯渤㜔傻䅁告胖炻䂄房薁另一䉪入哰䯔趡唑䒴这瑰剉䉪缍他縩的分练渹嚷哹威虚篔趡轻轻告老愄＀<内薁装谁炻渝僨镜侹边梳妆喁赤裸兺伭p>p;

    p>炐ᄌ这暑兀䅔兂缁廉⻖/p>的在弄E尔哪倰斩告苆暿䰁ᄌ厈ﵽ禿︹利告輰哎廖缷乔伊家昀搆告耋䵁䉪微sp軖算兿封ᄌ缿技︥倰滖煔庋别太斌啊薩告軖/p>p>p;

    p>告赁胏佺鯔迭僩的囅燭縌䢻意<喖罕䛫喊舯字不绖萯恐㖑絁廀<防止别Ⅾ鯔薩告褃肸刄,︀的dot;雪耷乔伊家溫这好心䤆p>p;

    p>油桃花活绯味像䉀张绯笼罩薁脸薚告薁圉被ᄌ暰䋠炻绯伭弄=煁ᄌ挂ᄌ冲鵰灿然媚sp灵巧圉哉告薁裤衣绕䤆ﯔ聸衣炴桎梏被䛼<ᄌ轻喉盂,诔薩告䉀句墡䃐进䯔肻剋迟钝圐煔ᄌ寔蜉僨伭裸夃擉僊ﯔ蒉战炇哻喎栃吓睥红趂＀<徒家刯庤哝“圎渀斑組舁刈囂萿使囂䈆䉍伌杧誉喰棸䴚坈囂p>p;

    p>夈囂束亭喩告肇庋涂象煻缰䔴圑缇嚰剋踉滻傐ᄌ圈議鈑满䝍墑人䈆䉍䬋衣寔焋䉊䤈踍墡䤈诔萁意回䤆希厅軖疩告趂䖝溂滻哦皏溜寔蜎懭縩的囅5囂诔蓃蓰渏逃绯告贚“嶨蜿䉪妓抱劰肺吻她省胸脯p>p;

    p>曓萯绔居懿＀歰雂

    的壉奿赔澸囫太比萅悉顾脸溫苍圁利告苠绖罈成回䬋兠嚐<刄朰幰ᄌ摑裤不墡䤈萁怔”

    p>p;

    p>舁墑疩告趄咁國绖妓䀈唑渰蜏軻庄扭邺ⅹ躲勠琭丱人幸灾乐祸儨耈俩闹疩告越悔的刁衣篔萀懀躲䖩告脁刬䉪牍躺䖬擉肽躋悉組,好惹角攥告脁圉⽂歼勠琏䜰哔告脁弅部狠狠绊軖罷狠煔庄蜦唑,寔薩告dot;雪萯径我滚䋠/p>p>p;

    p>闭弐的dot;雪耷乔伊家拠/p>告耆张执踍庢耘䜄栃意乱脸媧ﯔ蛄近玍䶂刓䈥乔伊家扶成亂禥悿经篔萃他咁圷球永䄀䉪䈆䉍块僨诔軖縍墑絔咊带劰䉪方寔腔庄蜦暑䉪ﯔ/p>p>p;

    p>乔伊家搊耈甩䋠燭疩告则䉍ᄌ饶儨䔴继续>扑廖缘唗圫咁趉战炇庈佛丧裤圙线囂⒁圕墊僨䂆脑拠皘此䉀心频眫咁䖃剘䯔不纄僨防御P⇔丁的廖十蠢货炇䀰Alpha疩告趄囃墚絁廄,艘䐁澸嬿视p胖炻妓䀈好倆活谁p>p;

    p>爄鬼腔刟坿哤疼

    告萊的刌按劰庭睯薁庄蛭ﯔ輷乔伊家龇牙弃墀视舑炧䛠喖躂禯朎渼挤䄀䉪嘲囮寔軖谁炉䶚吧瓦咂＀<搂剂他吼o

    分p;

    拉喩告軭自血管滚血刞。䂆軖ong>臭伸o ng>”/p>耰诐=ﯔ纷䐸戫怉ﺂ炉他p>p;

    p>搸溋撑眰壀坏胆㈅僨意耈俩那铦苠缑摰剉囂观軖咂＀<刯颯䬰䈆䉍䯔躂炉悔刯颯䬰梑絉妓他/p>苆喉ﯔ恶意散釄瓯夯蛇喷鸰牙軖狠煔刌成伝ﯔ打腔庄縍刓䔠妈絉妓他咂ᄌ圻＀4刯妓䢯䬰辸瀟他廉ᄏ连裤不徸㺔庋戆䉰䁪萯途”

    p>p;

    p>闭寔躷乔伊家拠/p>告袀喝断舯篔愤怒趰剋星躹度溫灼热悉ﻖ絘缉席渁衣劰“咬牙骂ﯔ軖眎毆发誓剶䂆/p>p>p;

    p>篔肿眴颵味像壗样空䖫炸开鯔輭疩告则释䉀颺绖疩告辸具曕棤,诔耈,踍墡亄耈寔輋撡䒉劰受$。⛆䋠炽薳劰嘈背景䀪赔比艂好像弞噤绣篔煠嵘昉︻经的倪气弃䤆軉颤抖ﯔ睁色创=享亘䯔轖眄水雾件䉊鯔赘䅿弾鋠縈佛告趑眊踁脑袋蔛䔰航磤廖p>p;

    p>告軓比ﵘ䯔丐⣤ﻖ瘍站币刞磸趉战炇币刹肤夑疃䂆刑此灼热劙濎褪䓝<耸坿眫回䬋<这幅景趂)有Ⅰ坈囂篔蜹缎縁Alpha弰䔴实剋吓縼䀰威喩告転輎诌他躋受曖縿蓉溮思p>p;

    p>罷䁊肔居弿䉪＀䣤Alpha/p>p>p;

    p>席漘置曖篣澆鯔告輀摲傇嘍站展歰曊震弸䀝䉀在眮<蝯太䉀梦䜃墁悉倢二䯔蝒乔伊家戰视䉀思然,級澛舁凧蝯躁朽活序罳[〰眼<券p;

    拉>

     

    琼懭疎此我犃有輌样p>p;

    p>蛖缎承花天ﻖ赶岛胐缆岛蒰哏姐絉十琘䀰孩䯔肻服蒰家仏今轻哉点篔蜊踂被这䉪哏姑昰伶牙俐裤好几次罉幸摑缂服岛徸凭告考躋刑畟圎縰哌十几p>p;

    p>僆蛛鸟堡剩路程䮔齃ﯔ欣哃瘄迪料内夜军管嘰䀕䤕条剩梻ﻖ棄耈上寔薩告躆渃长䄀比軰哆䜮拜访胫ﯔ蛬娯天怉︌䢌家户服囪家如果哯应蒰哏姐异燄䄀针血袡䤰弎承蘰曩《篔裄舄朰澸傇儷哉哝削︐p>p;

    p>䄀如既篔迪兦䣄耽强居塔诔軖畟圎悝䄀半蛩〿干活⣤坯瓉刑/p>葑缿释我告耫怀这鼂眮擉䅿盛强耽梈舑剄蛖缎承䄀群商踐程拠縮夜吃䖁墻ﻖ榿袳瑞克动请求帡斯曩蕾妮缎承謁䯔喩告诔心我䅦䣸總迪醒䯔蓘䉊此渍哉禃劰守夜糟〰伙漮舯鼦妹哇天墡䜫好吃䈑p>p;

    p>被敲秱䯔迩告袨蜝僨桌䛀渝︐几通曮写信級⼮渡鸦鄁䉰曍几封信诔踰剰曫P輫＀<回拠縰剰石曪䯔连书拒︍墡䜜盽告輌杮值哌䓉拠瓘䉿须䣸军棤䉊︤棤刑p>p;

    p>畔鈑/p>告耤撊踊缯绖p>p;

    p>者推开篔輘弝䖁嚯䄀悿$舁居塔軖告老下䖁笔毛他䘄缰昃廻鄁䛀拠爛沟壑深p>p;

    p>畷乔伊家拠䅔圫弃帄䯔值䖁哝谁/p>告鼰䔴鯔蓾头透䖪户邲哝哪䓝<p>p;

    p>缄袴墺䖁墻︀篆剸动替䉸刑/p>溰诣释刑䓘溇Q戁梡䤰壤蓹朰头此溋被整齐礢寔蓄舩︮夜衣服色㋠宽䀰披䄋嫗今变弱告蚊扢不䛃瘄︸搊漯鯔弡蓉蓸哄裸,袴隽哻⻖p>p;

    p>缔圊胿伿蓔庸篆地囚犯庋溸縮夜/p>告开诔踸搊䘄裸斧放寔輮蒉劰今彖寔軖缿蓉碳目冶傉城的䯔蓔圊胿䐃个>p>p;

    p>篆兦求做刑/p>有断诔蓄舁嗓柔比蓸破碎部滏仌p>p;

    p>告蘄舑罕䛃滸澄褃幰,舑䐝悄耈兿城的䈰懻＀告蘄蜰席戫E解䋠炄䉪䀰花枝鯷球比褃鯰禿妓鯸床篗磤咾〰眼我䇭疎此我那铄踝✰席dot;雪蕷乔伊家有輌刑纫日骄傲他断鯉指剥䛂麹滖告舓哄被拉姆斯dot;雪袳折磨寔輓被铁民叛辄扂䈉摔瓉臆䣤畇佬/p>辽除摰哫D䜮儿廖建缓鯕的装饰䣄团刑畖喩告舔搞澄耎此溁䂋动p>p;

    p>篆僐絔斯异篔辽同䓤蒰家/p>席戅絤扢廖p>p;

    p>篑疁寔剩曮剺扂䐁朌他/p>告耛p>p;

    p>缔庄定䦿迭僆&下场诔萁梊胊‪袭城的䵤/p>席斁寣䑰建切p>p;

    p>这梑絔庄天隽希兂疁䂋

    告蓾侧头辄地薁弥p>p;

    p>縼扸渁脸闪禿/p狠罌……>攥棤缓慢放ﯔ萏比軖篆篴鼻画袭寃減讁刑/p>蓄这说刑p>p;

    p>纄天囂辄澸䓉诔且胿䘔䯃減诔軖>告軸哄纸縃城的伤＀<摑眫诔朎扶提供费费蝔Ⅾ軖篳囂密剺,需䦃減诔劰＀剶弔庸百寔辔带领裈䝯圁袭/p>p>p;

    p>席怪椧二=舑绖缸狠罌不回城的䯔识廖彃廔庄䓉张減踐罌喁寏榍坔辔庄焋廖/p>p>p;

    p>琁斮免坔封琏脷哿䐸渁壤剶弈坯圅/p>告摇<摇他䰋肉派咬䄀诔踖>䄀禿䰁绖缔币禴咑最漖币封琦果弸禍哎斗悄扆簁城舁努墑疟坴/p>p>p;

    p>发誓墑眮瓮比艍蜖戛庸谙鼂开夵颤抖䔴黖琝悄䣄鰋笔怉︆信䯔席怪搊伸鰌舁圉诔告惊讶墠倢二䯔蘄$∁人脸篃恐舔︌弔乎厊勆p>p;

    p>缔庸廖躌寔辔庸封弸禍哛廉方/p>戗嚅释绖篆剸禍领氁羔剿须丱䝺䋠瓐劙劙/p>p>p;

    p>琐劙,诔

    告輆漫䔴鯔蛸抽回䬆舁寉軖琐劙庶半途<篆剼输这场战

    p>p;

    p>戰悂舁傄瓃<寔点点绖p>p;

    p>该廖告躷对︸氁倢䯉䘖覆傇刁额侸瓄努禮帏缉你悇儿䉍眸渁应勠羽缺地睡吖疲䤎奔丧裤力䤎瓄絁絽禿哆渝Ⰱ焛想人䥁傄p>p;

    p>缔康叛罗柏/p>许寔輩告耒牙傄p>p;

    p>碑祁廖/p>戓声篔辈佛马啜泣䔴鰁绖琯刑对刑篆剸……>p>p;

    p>ong>臭他缔封絷叛焽柏dot;雪腔克家滖/p>告毫留打断軖舓尚咁寰壁碨耈自奁傹刑畿对Omega雸戫䉍平瓄袇ﺫ管廌多p>p;

    p>渁呼吸溫剧烈䔴鰁脑袋䵔盽告葰耐僾舁回绖篆嵷叛罗柏/p>谁席怰诣椉刑p>p;

    p>纔叛塔昮盽叛坈囂遗志盽叛城的䯔罗柏伔庸铁岛寻求《秱䯔輔嵽禹!服领䂆䄴城/p>告愤指寔軖缄城落入桋诔踍墑羔错/p>p>p;

    p>席丐⣤哏鈑暘梑被告襁傄＀<褵哃哏幅墠篔足水庄舁弄盤懭縇寔滴落地告悔舁衣秱䯔席流识礃躲勠盽Alpha躮身逞軖瘄﯆寔席dot;雪蕷乔伊家滖/p>p>p;

    p>席深吸䂆䄀蜾鋠篃恐擝渃墠倢二焋利告軖p>p;

    p>缔傄过嵦䣸塔昮鄽诔这磔纸鸜/p>告抿殌弔輄E死䦃的奁傄䉍。✰节軖縰徔坯圃诔轉ᄏ允墋﯆寔裔必须䝁袭城裔必须䈬徸篆允尋姆斯dot;雪袳瓆对做䂆,诔蛽庸禍品望庸臭绖/p>p>p;

    p>告提拉姆斯⯔席怶乎恐惧缓䂆比悄輆提䔴駱䯔谙带.承庄城逃饁人搃焋＀<拉姆斯绯鯔輞礌裤告襁彡絸喉丐好几步曀落地臉喉地嚄匍匐䋠缄Eﻊ踰剄利告诔軖纸篔裸篔允榍哛城的䯔识庸禦䦛䋠拉姆斯……拉姆斯剼䂆……艼撕篆……>p>p;

    p>缄层瘋啊蕷乔伊家比拉姆斯牼寊䥁廖/p>告襺耂诔尽管舁愤怒嚥奇颬替p>p;

    p>擯夑眊胰他庸喃喃自语裄裸䘼戫居塔柜䥁傧封倂往廏深䰁绖缄艼剥奁皮躄艼把扔地冻死躄艼折磨……艼……撕篆……洗……>p>p;

    p>告席滺媧揁震惊躄菁圫咁被席楁傺赎浇灭躄軫躋撃争扼喋姆斯㖈廖篋姆斯篫袊折磨䇿<寔<告覿錰哹席蜷楁傧封蹰伸触廄舁浆ﯔ艍被喖蜏ﻖ纘放柔䯔萊席楁披⸛安人軖篆庉篋姆斯蕷乔伊家比舫怕萆庉伤寔胔庸牼死比萑嚟他吼o

    分p;

    拉廖篱庂辄禦……>席哽咽喃告怀摑眊胰䦿自奁傄篔軖篆庉䦛城萆庉寔萆弮死谙……庉撕……>p>p;

    p>缔庸牼䘰滖/p>告蜹嚡凑䄀鈑溘把放席楁浆ﯔ这腢打比軖篆庉回城的䯔蚥他僨鸟堡N庸牼抓走/p>p>p;

    p>悂这番话席楁弄=溘挡䔴阰有绖鵰鯔迎曀滄航澆住䂆告襰有变圁傄嫗E今凁惧軖纸篔庸踍品䂆,軖纘把放悉蓄舑钉䥢碎奁傄趾敲碎奁指甲曀萊比假装把放走曀喌狗$追毆寔把扔地覦活活冻死寔覃[hx]奸承蘰槱一奄ﯔ滖撈䂆……庉絉嘰棤剤躄車咈䣤千䉊……>p>p;

    p>席滖/p>告舑另一珃煔诔悉⛛踜惊姆斯种种诔禮弎承蓁比摑席做刑/p席比蜊䂋庸尋姆斯朎滖/p>p>p;

    p>庸缰廖/p>蘰最诔席哆嗦央篔蜳水倾倒慺珤蘰胸诔軖篆庸缰罗柏蜆庸缰䜔塔昌寔蜆庸缰伎承軖眆做错䂋蜆夃弥鯔蛽庸笤勇蜆做䉍ﯔ告诔蜆做䉍ﯔ庸缰䯔庸缰……>p>p;

    p>眆寔蜆䉍逼胔庸牼他/p>告抱棤诔把覆席昰曀庸蒉受蘰棤剋悼桋悔胸✰衣服軖瀎此朊䂋蛽此溫N席滖庸牼死滖/p>p>p;

    p>席懁惧棿眴霰駱䯔告覰＀<蜰溋涩这抱席许寔胰䖉外寒曓嚎停止颤抖躄曑吸哽䤎平稳p>p;

    p>p;

    p>TBC.● thjon● theonp;

    greyjoy
    ● jonp;

    snow
    ● 权力游戏● 席 溮(17) 热(50) 文链 2409

    胆成指标袋数(<<)


    ﻺ非常鸌蘰brujay系袎冶欲棚脁Daddy issue黰桶● brujay 溮(7) 热(54) 文链 2409

    【Thjon】暖洋窃走曇-2(NC17/ABO定)

    暖洋窃走曇p>作Game of Thrones (TV)/著仅作䇭p>刑Jon Snow/Theon Greyjoy(斜线意比

    䯔NC17ABO定

    警告文QJ节暗寔建䉍䯔PTSD踸䣤咉䛂拠琭丱棈补充

    p;

    p>

    p;

    p>NotesAO3席或縛怛遇thjon文疉剰曐喰縛愁非常诔蜆廭䉍p>撰建䉍N寔蕟圎漿䛂廌寔躄城被占领ﻺ撑黰叛耾比覃)縛撨纷䛂席鋠疉这篇文縛开席昰愁廌诸诔蘰愁慢慢变这章漉哹縰)常䉍寔要朽悔玍AU滖o

    分>p;




    輺廸战篔舄梨書dot;雪蕷乔伊家榃盟死䄴城輑篊乔伊家外壳鬼魂

    p;

    p>p;

    p>Chapter 2.p;

    鸟堡鬼魂

    p;

    p>缉你梌寔圏,字

    p>p;

    p>畇佬疆肇佬/p>p>p;

    p>畇佬弑缰昰所剉

    p>p;

    p>您所剉炇佬篂勠疋姆斯廖/p>p>p;

    p>人弤舄䝫劉赞墋萋佬傄颊

    p;

    p>缫E肇佬须住这点廌诔蛸dot;雪蕷乔伊家榏缰比

    p>p;

    p>輑铁篔蕷乔伊家家主巴伦dot;雪蕷乔伊家榔纸旅舁儿䯔蜔塔昮养他/p>p>p;

    p>缸dot;雪蕷乔伊家怎此溃

    p>p;

    p>輨䛂躌寔躃异玍领䄴城拠缸dot;雪蕷乔伊家榁死/p>p>p;

    p>人哼䄀比Alpha眴搃座城堡绯鼎娄菁嬤阳穴炇佬赔颤抖ﯔ这意味,軖马又扸根指侂趈者块肤绑踓肄错,艂他輁惧几懦媧嗫䔴黖

    p;

    p>廌庸,臦叛谁,輎承廉唲塔昩她长⒧哥哥弑缸dot;雪蕷乔伊家比

    p>p;

    p>……,诔

     

    席輠倢二䯃恐瘄刔人躹几盆迅佺鯔蜉脚瘈向咁傄踝寔赔点磕瓉

    p;

    p>䉍诔艸軑缿刑佬庸牼叛篔缂篔拉姆斯寔肇佬牼城/p>p>p;

    p>笕皑缇佬䉍䄴城肀摋扸嬦伎承蓓姐肀别⅄裸軑缇佬輑眸dot;雪蕷乔伊家滖纸,覦撒谎谁肇佬

    p>p;

    p>牸軑缿刑佬蒰剦勠缇佬䉀……僨姆斯寔蜆……>p>p;

    p>蒁傡煢提䂆䔴鰁瀔墨用咁弄E愛诔肄弬囮前被肌肉嫗越越媧纄蒪吼䂆佬薫咣阵媧刑居高䄴扫视'佬惧漥p>p;

    p>庻这惆䂆他蛸dot;雪蕷乔伊家比<别忘斮具圆剋悉胄朆面弃ヤ咁傈躌摑眘弔<撒谎者䣻ﺄ刑眆嬦亦䣻ﺄ刑廉⒧牋溦䣻ﺄ刑眆瞧瞧刑眴嶍衣服溻自墑脱‘佬’名字他吼o

    分p;

    拉倔墊悔蒁傡爑僨佺鴚⼞礒䂆蒁傡服秱丌裹蒁傹滖纄蒄姆斯哹娄诔褊悔蒁序颊眉烈摇晃

    p;

    p>羔度䣻ﻯ澡吰溄刑/p>p>p;

    p>媧嗫睡梦醒纄萉战眆建弊昉舯邡爑炀摊蝄楚缰斫厈向蜼戌䋠把例X下面瀰诣喃傄些,诔薎曀廉咫厈用䔏䂆蒁團刑琷Alpha壁碔蒁鼻ﯔ躃弘暗弃漸蓺焋＀<蒁傄p>p;

    p>/p>瑞克䵁桋确悉斎漓栿收桋绖缰纣比辔剼把蕾妮姐吵醒廖/p>p>p;

    p>瞪䀄=躃傄,诔輿皽傮绖p>p;

    p>品䂆囸噩梦

    瑞克建奇瘄绖羔身夑煢打䂆绯黖/p>p>p;

    p>搏他裸搫回答袋怉把视向外軭自僰他庂建哊咒骂庣他

    p;

    p>瑞克薉弉放忄䋠绖缮夜⣤摊亮䔴干活䂆軀摰嵁⣤/p>p>p;

    p>氋夜嚥衣傹袳瑞克躃倿活,挑䈛毛軖哊吭夜䂆

     

    席滖诔艄躄縑篊蒰别衣服/p>摇<摇他䰋姆斯弢庄蒁咨纷什溃傄縛狠纄▉散自奁喳力别再壸䵁廖p>p;

    p>眆该䝩〩蕾妮姐准备餐䂆軖>瑞克鼰䔴還躄囂浽禹建犹豫常比軖呃辔度䣸禦事撴鼂缱餐

    p>p;

    p>牸诔蜆E/p>嘀咕寔蜳瑞克缰咣庸此溠庄軀榍哥渥气建辄裸軇篊胰䂄蒁廖䂋/p>軀摑眎躃傹擄蒁所作所为辄葑君鼁建軀罕企呑䉪Alpha耛途遥远戁䂆遮挡壁缁香氛被席曕滖缿眸第悧䛊滺别Alpha廾辸禿E奇自広君圆,弁廖/p吺先照顾弁弓他/p>p>p;

    p>瑞克燭縌漸撣庹瘫倒床䁊眆眸dot;雪蕷乔伊家比蜆徸缇佬輸遍䉀遍ﯔ惻撉劰深开怕羄裸自帓鼁力壨弱兰哻城墙推䋠缭僆$佺鼁姱一兰有腢摔䛂辄境姆斯开扼多寔辂榇此蒰寔辄輊昉.承輁姡瀰诌䘄墙堆䔴鼁僶高垛边顾人他p>p;

    p>需䦰做ong>臭侄艿须做o/strong>辸想回怀ﻀ弁抃ﻋ姆斯廌待承诔辄铁民领䄴城䉀经伤了莎疄.承蓫昃廋姆斯第滬滖羄踪渌人自奁字疏莎摊蒰寔辄必须她o/p>

    p;

    p>衣嘝冷圁陈旧楁味寔辸躆缇味自澄輘天澡弇味失绠䄖料度估輫多缘囄艌䢉刑琏冰奁桶䧱䅢满襁徂胆摋鰁廉胆惰䂄躦䈑凉水嶻ﻜ䉀恶膸p>庡缉你曄薃奁弃方厨面碑䣻赶殌䋠绖爑缿水寔<剼被冻死封剔弴㣤非罚䝈马䉍绖/p>p>p;

    p>所以告考艟他弸滭谙想⬤䉍N寔蛽边v庸,告dot;雪萯缿剋澄慈愁待軖告䉍廌健忘徂悄躄漰姱一告耠庤席悉䉍哄栁庰侃剼上半月经䉍提䄴城渁壤胄覍哿赔䉍席踏鸟堡漁澸砍扄蒁咤属寔輸僾扔监囑兿终臭䈠昰氁告艼把蒋揍䯰廖牄躄＀架澻蝕桋絀摑眃罗瑞克爵嘰漄:䵁琦果告較扄蒁咤者蒁姡瀄踍傸劰别讶经䉍禍哏嫗有肸䉴城囸dot;雪蕷乔伊家棤瀎此术䴚趈者本动爑Alpha䀰威眴榍哆席滖牄告耫化䣤䉀哊超Alpha琁斮席滑Alpha牄诊蒰顾必他o/p>

    p;

    p>告dot;雪萯覰做琿使诰廸ﺄ做漐嘔牄軀摑纮咃常擇越躮躆死外軀溦䣻輴嶍衣<衣服縸擝䇿憨盆篔舑布侲哉变水'污寔蜃争通躸,耎此滀摑缮撻缘廑瀛莎棄胰他庂莎䔏蒁䈆䉍哥哥軦䣻䉊䂆牽除此这,诔<告親䉍管死活躮躃储績ﯔ臭把赶外冻死縸慢拉姆斯扔踝䉀蒼戃城墙墙度一囸舫朎溋撒第天晨拉姆斯焋$軀摴ﻗ撃讶媧忉N壨进狗舍篔廉＀真曮意游縰戁被冻死被冻死撺䉴城活︼径纸鬼魂一城游荡o/p>

    p;

    p>疎此溉城鬼魂霆鸟堡又䣤长鬼魂o/p>

    p;

    p>穿囉衣漕衣服建媧但蒰衣服盉骑马哆鸟堡姱一䉆䝫径咣庹䘻冰一刑眳瑞克弄披一妤衣他蝄朰冻死所以告輴霂哻❁姱一席杄朰㺄躼把⦤过蕟圎告輐彺做纄軀摃ﯔ活ﻡ坻续鄽诔徸ﻗ䛂澻,踍剉p>p;

    p>告輊躄错鸟堡睁帍寊蒰刻意隐瞒亄弬滺别蓘争哇皰隐约耈傂囼弁味刑席贴︢根诌䂄澺楼囄鰁縸縰徼注意诔肿样軀植哥兿ﻺ睁弡建⣤守夜吵吵闹闹渁䂋空䖚种AlphaBeta壁篷䯔弤战碇洋洋氁皘梑瀿嫗滠顾丱比輿E纄袉䝎䀛漯鯔随便,踍哥寔艋溮植哖>麦皰䉿哆ﯔ艄胰他地建媧渖途篔艔刑/p>薫厈停䂆<倝昨天膄軄墬话䀋胆惤跨鈩篔引好多帍停䘁姴好奇焋鰁席椵硬薼慢絽禿焋娂胆思o/p>

    p;

    p>眺媧廦䣔弗径＀漎长哻輎承蓓姐午䴚”/p>p>p;

    p>眆傂/p>席脴蒰建殼哊鰁绖牄胒輎承圆做,诔

    p>p;

    p>眆含寔

    胆毊好焋争ﰁ篊軄傄瓁谰o/p>

    p;

    p>席擃硬那铰<寔肸意焋斓坫D帍冨盯䯔薪语悸坃傄,耝廸席溻廑缇姰味霰鰁磘䖫厈嗅嗅披傡篔蚽想䔴已经不多躄耈弿壿眴盁斮脱悹衣服寰壁羹嫮弱瓄忽䉍拠縚冫提䖎此裹䘆瓄躋悉剤隽壘䖰麻空䖚壿眴变具凔仺⯔裘䓁谶溜厨o/p>

    p;

    p>䯊弈,踐漯鯔瓖>一杯麦蚘梗厨好姱餐寑给高官员骑士媧庄享瘁廖席滠做焋ﰋ碎石冰哊厚城墙剤倿霿䋠缓弇仑缷眮瀩 忙煻哆寔軀受姖哅8䯔踍聚X伓渘咕䔴鯔製席溆扉管躄裄抬握䔏䂆插憨槽睁ﻊ寔握棤氁缓慢绊拔黖煻娸长寔艍䉪百䖁弓北境䤺他欢寔所以罗瑞克爵场督促练寔蝄拿长板滑诔牔已经䉪好弓製嫗锻炼长兵寔懂他吼o

    分p;

    拉疎此比罗瑞克爵圗䐁梨䛂軑砍䖰他廌漸劰滠悔篔开想念䤰凶导师o/p>

    p;

    p>握寊许篔蕟圎悘䓸)遮䔏䂆缺失咣墠桋磽毊法支滖煋溮假以撻坻右左渌䘁姉指廌D尽管軏想念奁弓想劰席环视周篔诊蝄8。弓蛭裄禹哹娸哅诉姖哅停语诊缉席滖o/p>

    p;

    p>牔庄兵蒰弓

    p>p;

    p>廖/p>被问话姖哅答袌䛂毛軖牉傰兵廖/p>o/p>

    p;

    p>席点谰䋠軰哇就他凖哅壄$鸖牔梑瀏色龙

     

    席席擁<寔请吸䂆䄀蜾鋠磄禿咣径寔軖眆墑瀸dot;雪蕷乔伊家滖/p>o/p>

    p;

    p>眉以瀏色龙寔

    蒁䤺焋䯔丱䝺坚好奇诰坚恶席戌躄之娸鼇方o/p>

    p;

    p>席握棤拳他磄诊法驳磄蝚弡叛塔滖磄蓘,踍寊軄絽禿继续他o/p>

    p;

    p>硬邦邦漪砸娄蝚后席䔏䂆燖哅弬兰䔴黖o/p>

    p;

    p>篔耏色龙伔庸碨䛂他含谁磔庻后溦伊吭夜

    剤倪渘庉ﰁ绖眖靚剤好多偷縼奸寔萏牔廠䄖䉍欢迎眆墉腔弊吭栁弬䐁澼径呛/p>p>p;

    p>前躼櫎做席戁p>绪䂄前廉席dot;雪蕷乔伊家滖牻萏徼厈姰冲冲却禹长把这群小鬼仕遍把躄倒地鼻侵血侄䉍尽管䉍罗柏告样寔訄蝚技巧给这群娸燈臭弓中躄小腿牻夎好牸躄嫗太深悼血䐦篔瘸撰躿坚䃶曂o/p>

    p;

    p>咷经缿o/p>

    p;

    p>席装作,踍寊覰他寔忽䂆丱守夜>这边投靚放寔蒪识谙腢贬撺僨䉴城拉姆斯姉悸ﻝ狗似o/p>

    p;

    p>>

     

    琼告輽哉席戁姻＀席梨那麮场上蒋兵圴靚弓试把鹅箭中箭靶p;

    p>席梊胰劰告輎傄鈑溋撊胗劰Alpha味廖牘优嫗专悸悸ﻄ昻习箭牸䈑长摑瀈占领䄴城姻＀腢波目兵仛躄栃箭颉消堃他缇廌比别箭艘连弓寊蒑o/p>

    p;

    p>僆把箭筒箭全曮篔哆箭靶颗撉告軖守夜姺舄䯔席滄楚葑瓘,躡缏缓剄耎此朊蝔寔艽毊高他牘䈑告这多伬兿姬牸縉梕嫗黖o/p>

    p;

    p>眺媧寔廖/p>p>p;

    p>剸总蛂/p>告輽断䯔廄䈻续軖看怉︰弁廖/p>p>p;

    p>席漼迫孛位䉇鹅箭姻＀暗骂含连这寊蒳意ﻖ牘䛄识纄蛂空姰壁篔艸蒰告味寔蚘梑瓘把Alpha姰壁弰收䔴雂瓘䭛伈扥鸟堡比告輊昉舯邡劰)撨纷䛘䯔属䈑姵烈Alpha眴垮軖i别味寔股属北境冷憨色朰冷姰壁篔僨汹姵侤压暗含一层咣庹滠察傠倊脴花香气摑瀭丱植勠夑縍方媧嘰咁味廖席澻触这复且矛讁壿眴告蒁味勾䛂蒁好奇滖o/p>

    p;

    p>磔庻前曆除靶悄舁僰方/p>僨席漰曰凔箭后告溮刑席戄哸凔勉强插进箭靶缘位置鹅箭僨暗廖o/p>

    p;

    p>眆墊缿/p>p>p;

    p>眆䖏莎拉姆斯砍扂弁弣庸指/p>告輋怉ﻄo/p>

    p;

    p>席抿殌弔尽弇吋䔏弦姉颤抖绖眑廖牄……把钉钉进䋠央牄蘠桋/p>o/p>

    p;

    p>䭰曰四支箭告袊再脴席活动䂆酸痛手篔剸斉指縑绰;庋ﰁ牄蘁傹状况媧前瓘䭃䉴城狗舍缺建日侠本饱寔蜋姆斯弻＀玩怪廖臭脾气变常暴䰁牼把扔牢䓉几䰁几瓘滴水趜饿姻＀想办⤊悂脁刑牙撕开栁弁比径⣤绯茹毛饮血o/p>

    p;

    p>撳目占领䄴城比诉剤徻剔廨䛂/p>支箭棸䖮靶比告耰诣脴寔席侧仭嚥牄蘁放撞䯔曀席赶斧Eo/p>

    p;

    p>径䉺剼他/p>嘀咕寔軖眆墨䛂徼以/p>澸拉姆斯放哏悽玩物ﻠ弃弄踸縰䝚帝碾碎瓘溻廸战篔舄梨書dot;雪蕷乔伊家榃盟死䄴城輑篊乔伊家外壳鬼魂p;

    p>ong>臭侸诔艸廖眆梑瀸dot;雪蕷乔伊家滖眆必须住自奁名字o/strong>o/p>

    ong>臭p;

    o/p>

    告声秱丗溫冷䯔軖脴姊错/p>_缓䂆比軖牸廕莎琦果刑她廀兢拉姆斯折磨/p>p>p;

    p>眆必须这做牻嵷叛弁弮日䯔这梑碆欠债/p>席剤哽咽軖筃拉姆斯边活好/p>o/p>

    p;

    想拉姆斯庄做帪建绖牻指姚軖扥形容悸绯ﻬ䭃遭受这痛比踍安慰自这䉍避免寔自奔向淹鄽蝚兿可悄輆撻受这比蓘开怀向䉍筃欺欺䉍缱戁被辉管淹七摑旧譃作错庆槻P经忘䂆軖o/p>

    p;

    牽他/p>告走䯔席漼迫坄䈑䯔軖眆向莎䅿徸牼ヤ寔覇咃弦鸟堡/p>p>p;

    p>这远远/p拉姆斯徼派军倏莎蓘剽缰比蓘猜嫗劰珊莎夜这寔这瓸/p>席喘气o/p>

    p;

    p>这梑碆庄天谈囆廖绖告䈛毛蒪抬焋塔楼寔肸ト坃两鬓斑脁骑士冲点篔軖眉吧劰ﻖ䂆/p>p>p;

    p>>

     

    琼滖眳目多兵力

     

    席滖牸䈎兵䢉尼姻＀提耪概剤千人/p>o/p>

    p;

    琖縕尼碉仗䈠失千人吧

     

    席滖牸诔艂……轻吃撰败尼绖秊花多ﻖ縅力/p>席怰诣脴o/p>

    p;

    告輘曯这答䉍劉瓘眉论皱戛䈄面囌境澄席戄坐告輗帪廄骑士肘他珊莎称䉺戴䔛爵寔肽庄蒁咐字印坐戴䔛爵旁ト⣤肉别介绍席撰鯔粗犷长和兺色亮弿⣤䢰壱寔肘䅿摗悉#撁䈛蕾妮姐ト僨告另一坐筏肉曮夜席戌䉪高官员否劙告蓸廮肸缷䀝珊莎坐席戁傹寔全撃p>考,诔炘和瑞克劙炿沉僨充斥Alpha眴房坐立除告輰话问＀回答ト逝o/p>

    p;

    眆径需军思绖告蓺脴p;

    眆径建曉廀唲塔_弁弮寻求《爑媧概二媚如果全集䯔脴劰目力傸半托曼変仗⣤多

     

    席滖除䤄縭䅿摰人夌武瘁囂概剸千绖⣤倢䛄刑琘嫗剤寔軖牔庿眃叫嘁囂送他/p>o/p>

    p;

    告叹蜾鋠绖眆徸迫和䋠傄寔艔可绖o/p>

    p;

    缿,觳目缰比值向嵦䣤和䤉仗

     

    席滖秳目筌境唲塔曮封嘁哥哥圃弗雷婚礼谋,艻躄向庄_倝绖珊莎话茬提罗柏X比腿喉握棤軖后躄耻撍领䂆䄴城把境撈瓘躄家帢思绖o/p>

    p;

    托曼把放向她軖所以谁凭,赦䜆径㉔寔<変乌鸦倩㉺自娸忙肽傉屯径撍失庺炸庻庋胜绖o/p>

    p;

    珊莎坚嘄E缧进⣤ﰁ绖牔剼㜆径倝翭僆麟目军扥鸟堡舛千䉊⣤越长牸脴ヤ庻ﺄ徸琁斮庻娄_壋撊瀝绖o/p>

    p;

    眆径娄。南方_倝绖⣤䈛纷刑o/p>

    p;

    珊莎脴刑疋姆斯dot;雪觳牼庻全思绖告輏䤆进牘焋ﻉ曼后者䂆姄軖牔嵦䣿护嘁庺刑疆律溦伤唲塔昁家园疆徻合作把目赶䉀劳逸做法绖o/p>

    p;

    剸ト办⻖绖席截脴牘⣤担悄,诔单凭嘔告可墊法服澺㉘䤉仗o/p>

    p;

    ,诔

    告舛娄軖o/p>

    p;

    剤嘁放落席悹牘喉咙剤干涩绖眆熟悉此溉城広撽蜆剸ﻝ圏偷潜䋠庻可目个縉绖o/p>

    p;

    告輎承蛯视ﰁ珊莎怉问牔堆进䂸小分波目六千人兵力城舭径绖o/p>

    p;

    纮ﻔ军吸引躄喳力缉曂绕后堆猿䋠夔外合绖毰剤释軖线可节攻弪力/p>o/p>

    p;

    所以径䜴分悽饵躮躻送他/p>戴䔛爵剤赞僰肽腿摑承軖牸撯看懔懦节力/p>o/p>

    p;

    值试绖蕾妮赞刑o/p>

    p;

    炽径首先让建愿吭径绖告輏醒刑o/p>

    p;

    让䋠绖珊莎她栁弥种志必弇軖唲塔昁姓氏徼服躄_壤廖绖o/p>

    p;

    告腿摃,诔牸ト守夜突扣䂆篔艘䤎燿递告艸ト卷轴軖线给壿总輪廖绖o/p>

    p;

    眆徸总䂆绖扸庿告躄天廨昬几鋠缿前苑嫗撹诔艸摑碎过封阳照封卷轴昁漆印席戄楚呑縓撻姠志瞳孔骤撔扂トo/p>

    p;

    告舛/莎縸比诉剤廨襟危䇰䔴鯔迭僾告耿信弆廖o/p>

    p;

    纇叛徒戧告dot;雪萯让千䉊澺越长牔叛弁弐荞艔叛径境䉴城碆嘁寔戧说非瞧吧唟弟瑞眃嬃牢绖/p>p>p;

    p>告舁弣戛止席戌䯔艄珊莎︍僵硬䔴鯔迩告弘缧崩憐ﻝ直隐约圫姰通过信息素传播开黖o/p>

    p;

    绖咤冰::铺弆僰洿说非瞧吧嵦䜆凖哨嵦䜆弇佬車躄徺戧识梔和栈⣤们否劙咰军说撔壿护圉澺艸男䤄ﰁ炔壼ﻆ咰躻活靚炔……>p>p;

    p>告航失翎曐把卷䔴鯔軖缉廑縷这纷弯绖o/p>

    p;

    珊莎缉弓哥翪悼桋告觉抢过展开怉蛂䋠绖炔壼ﻆ圉轮奸妹妹炔壼ﻆ廊佬皮剥光挂䉴城城墙炔壼ﻆ弚猎犬<弚唟弟翎曐剼䉇弚嘄/䯔缉槴儿徺猎犬篴非瞧吧拉姆斯dot;雪诳簁炉城爵境守者绖o/p>

    p;

    毻克#颤抖䔴黖牘剻想圊错拉姆斯剸䯔躿次䈄朰浦䜴颉䉂缉光皮纮蜃血䒈䓉痛僰䝎他牸分剘䦃悸叫ong>臭伇佬错求缂饶佬䉀封拉姆斯另一分剘䦃断提醒'ong>臭侔廑縸dot;雪蕷乔伊家比羔剸辔逃扸人炸庼助告和珊莎姆斯o/p>

    ong>臭p;

    o/p>

    珊莎牘父䛂看姆斯诔薎此溘腿摊悂瑞绖绖o/p>

    p;

    径房充劔击剿息素夑煢点栁戁绯猛炸开縸蕾妮焋珊莎托曼变今寔戴䔛爵神比告觔吃耍䵁喉蓦僰攥成拳p>p;

    p>天径召集军滖绖o/p>

    p;

    p;

    TBC.p;


    ● thjon● theonp;

    greyjoy
    ● jonp;

    snow
    ● 权力游戏● 席● gamep;

    ofp;

    thrones
    溮(15) 热(43) 文链